【COP26】格拉斯哥閉幕式並非終局之戰

撰稿人: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理事長張寒瑋

COP26為了獲取各國代表共識延後閉幕式

10/31於英國格拉斯哥開幕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第二十六屆締約方大會(COP26),在會議的第二週進入了白熱化的激烈討論,原本預定11/12辦理的閉幕式,在幾個關鍵議題上無法取得共識,為此本屆COP主席夏馬爾(Alok Sharma)在11/12和11/13都安排了非正式的盤點會議(Informal stocktaking plenary by the President),就是希望各國談判代表儘快把聲明和意見都提出,確認是否可以從草案走向決議,最終COP26足足延長了一天才正式閉幕,產出格拉斯哥氣候公約(The Glasgow Climate Pact)。

COP26閉幕式線上會議畫面,畫面中央為COP26主席夏馬爾,右下方為手語翻譯員(資料來源:UNFCCC官網)

格拉斯哥氣候公約(The Glasgow Climate Pact)的表現如何?

格拉斯哥氣候公約(The Glasgow Climate Pact)草案文件截圖(資料來源:UNFCCC官網)

本次會議一開始設定了期望達成的四大目標:確保全球在世紀中前達到淨零並維持升溫在1.5度C內、調適來保護社區與自然棲息地、動員氣候財政、及共同完成達標。(詳細可參考TWYCC推客專欄文章:【COP26】格拉斯哥COP26 開幕式-疫情下被迫「格」空的氣候變遷大會https://bit.ly/3EEWUt7),為了達成目標,在主席夏馬爾的帶領下,格拉斯哥氣候公約的決議涵蓋了以下範圍:

1.科學與急迫性(Science and urgency)

2.調適(Adaptation)

3.調適財政(Adaptation finance)

4.減緩(Mitigation)

5.減緩和調適用的資金、科技轉移和能力建構(Finance,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capacity-building for mitigation and adaptation)

6.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

7.執行機制(Implementation)

8.合作機制(Collaboration)

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中強烈要求(urges)締約方國家應該在明年提出更強化的國家自訂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 ,確保世界準備好要控溫在1.5度C內,這成為了未來全世界處理氣候變遷議題的背景共識。COP26會議相較於COP24和COP25最大的突破,是在巴黎協定第六條的談判上取得了進展,過去一直延宕不決的全球碳市場機制規則、形式和程序終於定案。各國代表也同意開創獨立的機制來保障受到碳抵換計畫負面影響的社群,此作法對於原住民和地方社區的權利尤其重要。

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也是第一份提及化石燃料的聯合國氣候協議,然而,原本草案中所擬的分階段淘汰(phase-out)未使用碳捕捉技術的燃煤發電(unabated coal),在印度代表的干涉以及採取與其相同立場的國家代表支持下,改成了分階段削減(phase-down),引起公民團體的普遍不滿。

關於調適,在格拉斯哥氣候公約第強烈要求(urges)已開發國家在2025年前提供比2019年調適計畫多一倍的資金,但與減緩計畫資金相比,金額仍不夠高。此外,縱然在70億全球人口中佔了約60億人口的所有開發中國家不斷在會議中聲明損失與損害融資機制的重要性,希望此機制可以讓受到氣候變遷重度影響的脆弱國家獲得資助,在美國、歐盟和英國的抵制下,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中仍然看不到明確融資機制,反而老調重彈提出要創造損失與損害的對話空間。即使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中承諾要提供資金給予脆弱國家科技協助,理應對應存在的資金金額和提供截止日期無影無蹤。

青年的聲音是否被聽見?

COP26閉幕式線上會議畫面,畫面中為正在發表干預演說的UNFCCC的九大官方公民社群青年非政府組織社群YOUNGO代表(資料來源:UNFCCC官網)

按慣例,在閉幕式中,UNFCCC的九大官方公民社群會在會議中進行干預演說(Intervetion),輪到青年非政府組織社群YOUNGO代表發表聲明時,會場內的國家談判代表幾乎已離場,這讓青年代表們感到非常失望。青年們努力克服資源不足以及疫情限制的問題來參加會議,遭遇到只有少數人能夠進會議室追蹤觀察談判紀錄的問題,在閉幕式的最後,各國代表們卻不願多花一點時間,留下來聽聽青年的心聲。

COP26閉幕式線上會議畫面,畫面顯示官方公民社群發表干預演說時大多數國家談判代表已離場(資料來源:UNFCCC官網)

YOUNGO代表提到,COP26對外宣稱是最具包容性的一屆COP,然而身在COP26的青年們卻無法苟同,在會議的最後幾個小時,青年們見證了即使明知將因此無法達到控制升溫1.5度C的目標的情況下,會議的草案因為特定國家的干預和不透明的協商,弱化了化石燃料退場的立場。而青年們最期待看到的氣候正義、性別平等、人權和氣候培力,同樣沒有成為本次決議內容的重心,代表雖然COP26看似取得一些進展,但青年和下一世代目前依然看不見升溫控制在1.5度C內的公正未來。

對青年而言,格拉斯哥閉幕式絕非終局之戰,明年(2022年)UNFCCC屆滿30年,COP27將在埃及舉行,在那之前,我們需要更多的青年以及支持氣候正義、性別平等、人權和氣候培力的所有公民,透過各種方式不厭其煩地「強烈要求」各國政要代表正視氣候正義、性別平等、人權和氣候培力的重要性!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今年在茂鴻電力和達德能源的支持下,派出代表團在英國追蹤COP氣候談判,由於受限於人力分配以及會議室參與人數,TWYCC只能將談判追蹤重心放在國家自訂貢獻(NDC)相關的共同時間框架和全球盤點,大家可以參考TWYCC過去的文章來複習什麼是NDC、共同時間框架和全球盤點:

巴黎怎麼走:玩轉NDC的基本攻略 http://twycc.org.tw/ndc-and-its-ordeal/

波昂的嘀嗒聲:我們與NDC共同時間框架的距離 http://twycc.org.tw/ndc-common-timeframe/

【cop24-會議結論-02】現場觀察:促進性對話與全球盤點 https://bit.ly/3qFZ33V

TWYCC將會有專題文章討論COP26談判共同時間框架和全球盤點的脈絡及結論,以及該決議對台灣的氣候政策所帶來的啟示,歡迎大家持續關注TWYCC官網的推客專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