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論壇的啟程—青年來領航

氣候論壇的啟程—青...

氣候論壇的啟程—青年來領航

撰稿人: COP26團隊成員 黃薇茹、陳詩為
潤稿人: 張寒瑋

隨著今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的接近,關於碳市場、國家自訂貢獻等話題的相關討論也隨之甚囂塵上。儘管目前許多國家仍飽受疫情所苦,但對於之後的綠色復甦已然在望,如何重建一個永續、具韌性的藍圖,更是有目共睹的共識。而青年,做為未來的引航者,雖然在目前政策制定上,或許仍沒有足夠影響力,但可以確認的是,現在已有越來越多的青年,踏上行動的路途,積極發表看法、參與相關論壇。國家自訂貢獻(NDC,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1],是每個國家自己制定對於未來的氣候行動方針,而今年暑假(2021.07.26-28)由「國家自訂貢獻夥伴計畫」(NDC Partnership)主辦的青年參與論壇中,就可以看到來自各大洲青年,不論背景、種族、年紀,分享各國對於國家自定貢獻的積極參與及未來願景。TWYCC特派員追蹤了本次青年論壇,帶大家來看看各地青年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代表的經驗分享,了解青年可以如何在NDC政策制定過程,發揮他們的影響力 !

歐洲

阿爾巴尼亞近年除了致力提升青年對於NDC的認知、參與,同時強調對於人權,尤其是兒童與跨世代的關係與對話。雖然我們討論永續議題,時常提到的利害關係人並不包含兒童,但兒童和青年同是未來的主人,亦是脆弱族群,因此討論氣候議題時有必要將之納入考量範圍。而在青年參與的實行上,阿爾巴尼亞主要從兩面向著手 :課程及討論。

首先於課程上將氣候變遷納入國民教育課綱,以提升國民在這方面的知識與認知。尤其在農業上,使其在未來具備能力發展新技術、農業做法,以減少食物浪費並建立更健全的食物系統。在討論上,不同於以往常見的工作坊形式,他們舉辦的是以小組為單位的open hours,讓參與者都能分享見地。這些在各高中、大學辦理的open hours,透過政策討論和鼓勵性的遊戲方式,教導青年能適應、減緩氣候變遷的傳統農業實踐方式。因為年輕人能把知識帶回自己的家鄉,引進調適氣候變遷的農業作法,使得農業上的永續理念能深入社區層級。在阿爾巴尼亞氣候政策上,則推行水資源的二度利用、限縮超市及雜貨商店的一次性塑膠袋;對於私人企業,則鼓勵他們生產線上產品的回收再利用。為了讓青年能有更直接的氣候行動參與,未來阿爾巴尼亞有機會設置青年氣候委員會做為平台,讓更多的年輕人齊聚在圓桌交流、同時讓更多資訊獲得傳遞。

中東

對黎巴嫩來說,將青年參與納入氣候行動仍是一個嶄新的想法,但確實有落實的必要。黎巴嫩的代表Mary Awad Menassa提到,落實青年參與可分成3階段。首先,對氣候政策上有實質影響的官員,必須要能實踐他們的氣候承諾;然後,要能不分產業領域地提供氣候職涯;最後則應將青年納入氣候解決方案,因為他們能為NDC的政策制訂帶來新視角。在實行上,黎巴嫩針對氣候教育編寫教師指南,同時也提供大學生的實習計畫,以便在學校層級上傳遞氣候行動的概念。雖然疫情雲翳仍籠罩,但面對未來永續經濟復甦的氣候行動,期望在政府及社區層級都能展開計畫。就政府來說,應詳盡地計畫更多青年參與活動,像是從各領域尋找青年代表,提供政府政策規劃上的建議;社區面則應盡量接觸不同背景的人民,開拓永續行動倡議。當然,有由上而下、連結政府與青年力量的作法,也有由下而上地讓青年參與NDC討論過程與對話,但無論如何都要將青年和政府溝通的管道維持通暢,以實踐青年參與的初衷。除此之外,Mary也特別提到她對於經濟復甦的觀點 : 除了原本就關注氣候議題的人們,我們更應將此議題納入民間團體的主流,像是由年輕人領導的公民社會團體,提升社會意識、喚起更多人對議題的認知,以促發更多、規模更廣泛的行動。

非洲

史瓦帝尼目前正在修改、調整NDC的階段,將青年視為重要利害關係人。而在如何強化青年參與的討論中,史瓦帝尼代表Khetsiwe Khumalo提出兩階段的任務 : 首先應了解如何和青年溝通及合作,以了解年輕人的需求;其次則可以透過舉辦青年商議工作坊,讓大家對於關於NDC都有一致的了解,包含甚麼是NDC、未來期望、對國家來說NDC的重要性是甚麼,以及實行NDC的關鍵部門。因此透過和青年持續的對話,例如關於政府可以如何配合NDC提供綠色職涯選擇、如何讓青年擁有能實用在職場上的技能,以參與綠色經濟復甦的其中一環,期望從他們的創新想法中,一同創造可行政策。現階段由於許多史瓦帝尼政府制定政策的過程中,仍缺乏青年的參與,因此希望未來可以藉由選出青年代表、參與政策協商過程,同時針對NDC的實行,組織青年專案小組,將現存架構連結青年力量,讓他們的聲音也能被世界聽見。最後在未來挑戰上,Khetsiwe Khumalo提到除了要讓青年角色,從政策諮詢者轉變為參與者,也要考量如何讓不同年紀、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青年,同時是對話、也是解決方案的對象之中。

來自蒲隆地的代表Delphin KAZE,分享他們正在執行的非洲氣候行動計畫。尤其在能源的面向,也有眾多青年加入他們的討論,像是針對伐林的抗爭、太陽能與生質燃料系統的應用。於此同時,也因為年輕人的積極參與,刺激政府推行一次性塑膠袋的限縮政策。今年蒲隆地的NDC商議,也首次地將青年族群納入諮詢過程,往後也期望有更多平台,作為提供資訊、加速青年氣候行動的管道。而面對未來的青年參與力,為了讓不同背景的青年,都能取得相對應的資源,要特別針對鄉村地區提供走向國際、取得外界資訊的管道;除此之外,如何讓青年取得足夠金融支持他們的行動,亦是需要考量到的因子,也因此希望NDC partnership能作為青年與政府間,搭起對話的橋樑。

亞洲

來自新加坡的青年代表Nor Lastrina Hamid認為,政府和眾多利害關係人在規劃行動氣候藍圖時,要隨時注意到所有包含在永續願景的人,這其中當然就包含兒童及青少年。以新加坡自己的例子來說,他們就參考聯合國永續發展的17項目標,由政府規劃社區圓桌會議,期望透過此機制將討論轉譯為實質行動。此外,為了深化青年於氣候政策的參與,2020年新加坡文化、社區及青年部(MCCY, Ministry of culture, communty and youth)和永續發展與環境部(MSE, Ministry of sustainable and the environment)建立合作關係,共同發想可行解方,像是青年圈(the youth circle)就讓利害關係人參與推動新加坡政策的發展。此外,由於公、私部門間如何攜手進行,也將影響未來願景的建構,故新加坡期望透過舉辦能力建構工作坊、商討國際氣候政策,以增加未來氣候行動與機會。

我們都知道氣候變遷影響層面,擴及所有人的生活,兒童當然也不例外,目前光是在亞洲就有超過58%的兒童已經歷過嚴重的乾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作為一個關注兒童權利的組織,於氣候變遷議題上,也積極關注未來兒童的生活、權益會如何受到影響與變化。尤其因為兒童基本健康與接受教育的權利,都將在此波變革中受到極大的影響,因此氣候危機也是兒童的危機。那我們應該如何捍衛兒童及青年的權益呢? UNICEF的代表Sujay Natson提出以下幾個步驟 : 首先應賦予兒童與青年氣候參與的權能,這就包含NDC與其他氣候政策的過程;其次,針對政府的能力建構,在NDC討論中應將兒童及青年納入考量;再者是跨部門的做法,NDC的討論過程除了環境、氣候行政部門外,也要和其他經濟、社會部門政策納入考量、共同討論;最後採以兒童為中心的做法,加強氣候行動的實踐。在上述過程中,UNICEF建議各國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或作法時,將COVID-19的影響納入考量,他們也發展NDC兒童檢測指引(NDC child senses guidance)供各國參考。目前UNICEF正與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合作發展青年氣候行動平台,以期加速青年參與行動,共築永續發展未來。

拉丁美洲、加勒比海、與南北美洲

今年最後一場青年參與座談會,由美洲多國不同領域的講者來做結尾,當中以中南美洲的代表居多。首先由哥斯大黎加環境能源署的氣候變遷顧問Agripina Jenkins,分享哥斯大黎加青年與政府合作的重要性。國家政府在處理氣候變遷公共政策裡,青年應該扮演其中一大角色。從公民權利的角度出發,當我們視健康環境為每位公民應有的權利時,不可否認地,青年自然而然的就被納入其中。尤其當氣候變遷正嚴重影響著我們未來的環境時,青年的參與將變成非常的必要。另外,面對氣候及健康環境因應藍圖應由三個面向來看待,分別為國家間NDC的願景、氣候變遷下的青年網絡、與政府對於氣候變遷的應變措施。於此,各個國家都應該積極使公民加入參與氣候變遷及NDC的相關事項。

接著,哥倫比亞的青年領柚Fundación Barranquilla+20創辦人Xiomara Acevedo分享哥倫比亞青年組織在國家目前的參與度。整體來說,地方跟區域政府是目前青年能夠最有效加入並影響國家組織運作的管道,而青年在籌辦氣候行動之時也是如此,地方政府須多加與各地青年交流。當國家訂定NDC的目標也擁有氣候目標的共識時,應分配目標至各個階段的政府機構來共同計劃、實施。因為地區政府對於當地網絡的認知遠超過國家所能觸及,將能更有效的因應不同的需求,同時也可將更多青年納入環境計畫其中。當地區機構有更多青年氣候行動的參與,便能夠讓未來更多年輕人了解到,環境氣候議題並非如此遙不可及。此外,國家也迫切需要訂定環境氣候法規,讓更多人了解國家對於氣候解決方案的重視,這都將會往下影響個階段政府的氣候行動。對於青年的參與度,政府應提供更多的資源給青年組織,讓青年有更多機會加入共同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列。最後,青年同時也可以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確保未來氣候行動的目標都在預期的計畫內。

巴拿馬未來能源領導協會的Ricardo Espino,則分享三項經驗,關於各組織應如何加強發展青年在氣候行動的方向。首先,各國青年組織應在NDC議題有更多的發展與討論。當各地青年組織共同討論氣候變遷、減碳、能源轉型等議題時,年輕人的聲音及意見也較容易被注意。其次,青年應被納入NDC計畫的談判以及決定,包含政府機構的NDC工作小組。像在巴拿馬2020年的國家自主貢獻NDC計畫內,青年參與就被規劃在其中,讓他們有機會提供自己的意見。最後,NDC的教育及能力建構需要被加強,尤其針對新世代的年輕人。巴拿馬政府已有計畫培訓各種「可持續發展目標」(SD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領域的人才,這些都將助於永續經營未來的發展。這些工作坊也有助青年網絡之間的連結。總而言之,不同領域的機構及組織需要共同討論我們將會面臨的問題,氣候組織與政府間,也應交互發展NDC不同面向的論壇,才能讓NDC制定更全面且完整。

來自巴拿馬政府環境署的氣候變遷研究學者Maribel Pinto,接著補充巴拿馬與青年合作的其他案例。目前巴拿馬政府正積極與青年在不同計畫上合作,因青年的參與在政府、社會、學術界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舉例來說在巴拿馬NDC計畫中就包含對於青年的影響及重要性,同時也有許多年輕人參與NDC的撰寫。最後,以Maribel Pinto目前工作的角色及自身的經驗當中,她也見識到青年在氣候政策談判的重要性。

Youth Engagement Plan 青年參與計畫

這個世代的青年都將會需要面對及調適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影響。如今,全球氣候的改變早已對許多家庭帶來重大的改變,同時也凸顯出世界上許多層面上的不平等。雖然目前我們見識到許多青年正積極號召籌辦氣候行動,然而青年卻往往在重要決定的談判中缺席。社會上需要有更多青年培訓計畫,來協助當代的青年更有能力參與氣候相關的決定。

跨國組織聯盟「國家自訂貢獻夥伴計畫」NDC Partnership當中的青年參與計畫Youth Engagement Plan正試圖將青年參與納入組織未來五年的氣候行動內。其中包含傾聽青年的訴求、涵括青年的意見至NDC的規劃內、分享並肯定青年的努力、提升青年組織的聲音。NDC Partnership正與會員國及會員組織,努力將青年的參與融入組織的結構及不同的計畫內。國家在設計NDC計畫時,青年的權利跟需求應該被國家各個層級的決策中納入考量,因為青年將會是未來正向改變的動力,同時也將是氣候變遷影響的主要角色。此外,各個NDC階段的決定都應該有青年的參與,正式管道及政府組織應更加積極徵求青年的意見,現有的組織結構需要提供青年。青年或許在許多專業領域缺乏時間以及經驗的開導,但往往青年也擁有非凡出色的想法跟對於氣候的解決方案。NDC Partnership正積極與聯盟的成員國及組織建立以青年為主的NDC執行計畫、開發能力建構工作坊、增強氣候變遷相關教育、及鼓勵青年參加國際NDC討論和論壇。

TWYCC特派員觀察

反觀台灣,台灣是否擁有將青年納入的相關氣候政策藍圖?未來台灣的青年又是否具備足夠的認知或資源將台灣朝永續的方向前進?以2015年行政院環保署提出的INDC為例,當時缺乏適切管道供青年參與,沒有明確的規劃將青年的參與納入氣候政策制定,TWYCC多年以來透過倡議、培訓、跨界合作,以青年為主軸帶領年輕世代成為氣候行動的一份子。至今,台灣青年與政府之間在環境氣候議題有些許合作。例如,部分地方政府如新北市政府曾邀請TWYCC代表擔任新北市氣候變遷及能源對策執行委員會、中央機關環保署也曾邀請TWYCC參加淨零願景工作坊。但整體來說,目前台灣青年的意見尚未有效地進到氣候政策的規劃中。此外,青年提出的可能方案也未必能被納入氣候相關政策。目前,台灣應思考如何提供青年團體氣候培訓的資源,並建立有效的管道,使青年能夠與政府一同參與氣候政策制定相關的討論和談判,為台灣未來的氣候進程捎進光亮。


[1] 想知道更多關於國家自主貢獻(NDC)? 可參考TWYCC臉書粉專 懶人包分享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2378173432274003&typ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