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要怎麼 「轉型」呢?

台灣 「展綠、增氣、減煤、非核」的能源政策能不能真的對環保有利,到後來又能不能被大眾所接受呢? 在這方面其實有許多不同的觀點值得我們去探討。

有助實現零碳未來的潔淨能源—氫能

「氫能」是一項潔淨能源,能大量且長時間儲存並易於運輸。2020年12月,國際智庫「能源轉型委員會」(ETC)發表《三十年內達成全球經濟電氣化》報告[1],規劃經濟轉型電氣化路徑、評估2050年實現淨零經濟的可行性,並指出氫能將針對難以實現電動化的部門發揮輔助作用,以及轉型為再生能源為基礎供電來源的必要性。《實現氫能經濟》[2]中,ETC表示對鋼鐵生產與長途航運等部門而言,直接電氣化技術上深具挑戰性且成本過高,此時電解水技術製造的綠氫便成為製造成本最具競爭力的能源,據推估,此生產方式佔總生產量比例在2050年可達到85%。

俄烏戰爭與歐洲能源轉型路

各國為控制全球溫升而減少碳排,作爲全球主要能源供應的煤碳成爲衆矢之的。COP26之後,各國領袖紛紛對内祭出净零碳排的政策與方針,包括去除燃煤發電廠、不再金援煤碳相關產業,以及停止開採國内外煤礦。然而,即便全球形成共識,期待以降低燃煤達到净零碳排的目標,疫情之下的物價水漲船高,因減少燃煤導致的能源短缺,俄烏戰爭的無預警爆發,為制裁入侵者以減少對俄羅斯的天然氣依賴,直接影響了整個歐洲的能源供給。諸多事件考驗著人們在净零碳排路上的決心,方法路數是否為人類社會可承擔備受懷疑。本文欲以俄烏戰爭爆發,對歐盟能源轉型路的影響,歐洲將面臨什麽樣的困難,以及各界觀點。

打造淨零建築環境

根據GlobalABC的2021 Buildings Global Status Report ,建築物占全球能源相關碳排放的近40%,占所有採掘材料的50%。建築和施工部門對自然資源的需求加速了氣候變化,而低效建築對人類健康和福祉產生了負面影響。到2050年,16億城市居民將經常暴露在極端高溫下,生活在570多個城市的8億多人將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和沿海洪水的影響。高效建築將是一個價值24.7萬億美元的投資機會。盡管如此,在新建築的每100美元中,用於高效建築的費用不足3美元。在向《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提交國家自定貢獻(NDC)的186個國家中,大多數國家沒有包括全面的建築去碳化目標,如建築材料等某些領域問題都尚未獲得解方。

台灣電動車的發展與面臨的問題

台灣二氧化碳排放來源占最高比例的是工業,其次是運輸,因此減少運輸類的二氧化碳排放是對於國家減碳目標上有顯著的影響力。雖然台灣的電力較多為利用石化燃料發電,許多研究報告指出,以二氧化碳總排放量而言,一台電動車使用壽命的總排放量仍比傳統燃油車具有優勢。連在燃煤發電比率比台灣快高一倍的波蘭,電動車都還是保持著環保上的優勢。台灣近年來也強力推廣再生能源發電,因此再生能源的成長能讓台灣的電動車越來越環保。

有錢才能做選擇?能源貧窮在台灣

撰寫人:葉怡欣(COP 27 組員) 一般人對弱勢家庭的認知,可能是一處陰暗的房子,用著老舊家電,但讓人意外的是,他們要付的電費,卻不見得比一般家庭低。很多弱勢家庭可能領到一萬多元的低收補助,卻需要花三、四千塊,甚至更高的金額來支付電費。 […]

再生能源對智慧電網發展的影響

隨著能源尖峰負載上升,對電力需求不再只是追求穩定、低價,更加注重多元能源的相容程度,以配合2050淨零排碳,再生能源裝置量上升,太陽能、風電等的開發與容量提升。然因季節與天氣等因素,可再生能源無法整日有穩定的供應;再者,一旦不穩定的能源發電量增加可能會導致電網崩潰。傳統電網已無法滿足多元能源的發展,因而智慧電網的推動勢在必行。所謂智慧電網,即運用資訊傳輸、通信及自動化科技,發電、輸電及配電的路徑和過程中裝設感測器及微型電腦,透過雙向溝通,以達成即時監控與電力資源最佳配置之目的。蒐集的資料亦可進行大數據分析,預測並解決個別用戶使用電力時可能出現的問題,提升電網穩定度並擴大再生能源的利用。

碳抵換機制與自願碳權專案申請—以台灣相關參與Gold Standard抵換計畫情形

在去年的COP26會議上面,爭議已久的巴黎協定第六條終於達成初步協議,標誌巴黎協定官方碳市場的啟動。碳定價一向是被認為是促進碳減量的重要工具,在台灣國家發展委員會三月底所公布的2050年淨零排放的路徑報告書裡面,也針對碳定價特別提出兩點 [1]。一是徵收碳費,目前報告書上說明碳費徵收的用途是專款,並且會考量排放源類型、國家溫室氣體階段管制目標分階段逐步推動實施,但實際上的碳定價尚在討論中;二是穩健推動碳交易,就淨零報告書內容上來看,會以官方的交易平台為主,同時會採取固定定價,而避免以金融商品的方式造成競價。然而,巴黎協定官方碳市場的詳細運作尚在制定中,同時由於台灣並不是巴黎協定的締約國,無法參與以巴黎協定第六條為基礎的碳市場抵換,這對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經濟來說,要如何把台灣的碳定價和國際接軌,會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2]。

如何推動台灣ESG,才是真正的淨零碳排〈綠色金融 VS ESG VS 漂綠〉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報導,所謂「綠色金融」,被視為能同時滿足「環境保護」和「資本主義」的解決方案。

相較於石化、燃煤等高污染、高碳排的產業,金融業本身的直接排碳量並不高,但金融業者可利用自身融資的影響力,擴大對能源轉型、低碳經濟、綠色消費等相關產業的投資,同時限縮放款給其他加速全球暖化、環境污染的產業。

目前國際間已建立之綠色金融重要原則

減排最後一哩路:碳捕集、再利用與封存技術

隨著各國相繼宣布淨零碳排路徑,將碳排量逐漸歸零已成為應對全球暖化危機的重要趨勢。但是石化、鋼鐵、水泥等高碳排產業與大型電廠即使利用最新製程,仍未能完全擺脫二氧化碳的排放,使淨零的目標難以達成,而國際上也迫切需要一個可將各國的歷史碳排從大氣中「取回來」的技術,才能將全球升溫降至可接受的程度。因此,碳捕集、再利用與封存技術(Carbon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 CCUS)便應運而生,將工業產生的二氧化碳捕捉及使用,最後再封存於地質構造內長期保存,以大量移除部分產業無法完全減低的碳排放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