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客專欄

Blog

GST

在氣候與環境變遷中…

這次GST農業小組對於李昌峻先生與張顥嚴先生兩位有機茶農業從業者進行網路書面訪調。谷芳有機茶園源自1871年,目前由第五代李昌峻、洪佳玉夫妻與三個孩子們一同經營慈心有機驗證的茶園與衛生安全星級製茶廠,全家人秉持有機自然的茶園管理,維護乾淨專業的製程與優良的茶葉品質,日前也接受過電視台的專訪。恆誠農場創立於1994年,是台灣第一批進行有機茶種植的農場之一。農場主要工作人員第二代張顥嚴畢業於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碩士。他以其學業過程中所學的知識和對於自然農法的專業和熱忱經營著茶園。我們將在這篇報導中整理農試所等農政單位的研究與兩位青農的經驗,帶領大家了解氣候對茶葉的影響和茶葉加工的基本知識。

 


恆誠農場團隊(圖片來源:張顥嚴先生提供)

 

谷芳有機茶園團隊(圖片來源:張顥嚴先生提供)

茶葉種植與天災

臺灣茶園常見之氣象災害包括焚風、旱害、水災和寒害等,這些災害可發生於相同或不同季節,不同茶樹品種的抵抗性也不同。

焚風主要發生在夏季的台東,會對茶芽葉緣、葉尖及節間造成類似乾枯的現象,影響製茶品質。但因夏季茶菁因為茶樹新梢芽葉生長迅速,使得能溶解茶湯的物質相對少,故茶湯風味與香氣不如春茶強烈。且夏茶相對含有較多帶苦味的物質,如花青素等。綜上,夏茶一般茶農較少採收,所以影響不大。

旱災為近年來茶園常遭遇的問題,三峽有機茶農李昌峻先生也有經歷。如果在生長期遭遇,會抑制茶芽的生長,嚴重則使茶樹枯萎、死亡。茶園旱災之發生普遍原因除了天氣,也可能是因為灌溉設施和栽培管理不足、茶樹根系不夠深。整體而言,旱災不只影響當季茶葉之產量,對茶園土壤品質的影響會牽涉到未來茶季之產量。茶園的灌溉設施的維護在農業與氣候變遷的角力中顯得特別重要。

寒害會使初期成熟葉片邊緣會呈現紫褐色、嫩葉則有斑點。在天氣回溫,加上陽光照射,便會使茶芽枯焦破損的”熟化”現象。寒害在台灣的茶園以往大部分發生於海拔2000 公尺以上茶區。但隨著氣候變遷日益劇烈,每年”超級寒流”抵達台灣時,連1000公尺以上山區都有機會產生冰霰甚至下雪。因此在未來,較低海拔區域也可能會遭受寒害。在前年與大前年,南投地區的茶園遭受寒害。名間地區甚至有茶農搶收後臨時把馬路當曬茶場的新聞。

茶園一般分佈在丘陵、高山,有的也是梯田,發生積水之機會不大。但若發生長期降雨或短期劇烈降雨,對水土保持不良或新植茶園將造成表層土壤與有機質的流失、根系裸露或長期浸水等,影響茶樹根系生長和養份的吸收,長期上可能造成土壤品質的劣化。在山區也可能造成農路崩塌等工作與安全上的疑慮。一般颱風主要夏季來,茶園大都屬枝條留養期,成木茶園受損有限,但幼木茶園則易造成茶樹傾倒、對嫁接種植的茶苗的嫁接點折斷,而茶樹根系將因長期浸水,使次季產量減產少。竹山有機茶農張顥嚴先生也提到中部地區在2017年的六月初遭逢嚴重的水災。

 

農業中現在進行式的調適政策

當然政府不會沒有動作,民國 103 年時即公布了「農業生產與生物多樣性領域行動方案」,內容有提到了像是培育抗災作物、建立農業氣象資料等、增加環境保護措施等農業生產調適策略。相關產物或部分類似概念其實在產業界部分已有認識及應用。

以農業氣象方面,現在有許多線上工具,如app或網站等,李昌峻先生表示,田邊小幫手很適合較單純的農業生產者使用。雖然可能無法滿足更高階的農民或是農企業的需求,但這類產業社群應會自行花錢請人量身訂作。

張顥嚴先生更常以一般氣象資料結合農民曆去判斷年度、季度趨勢。他強調了增強”環境涵容”的概念。一個”環境涵容”較大的農業生態系,即使受到颱風等天災衝擊,該地之地貌、生物相、生物複雜度、作物健康狀況,都會因為自有的平衡機制,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就如同擁有豐富生態,擔當不同物質流與能量流角色的原始林一般。他相信農業生產如何與自然環境共榮是一個挑戰,但並非不可能。

他對於茶園病蟲害的應對作法可說是增強”環境涵容”概念的一大體現。在他看來,對治病蟲害只是症狀治療,要問植株為何生病,找到植物病因才是正解。病蟲害並不是無所來由,是植物出現逆境時的一種警訊,好比人發燒、咳嗽,此時做症狀治療可改變不舒服的感受,但病並沒有消失,仍待身體的免疫系統發揮作用。植物也是相同的道理,病蟲害僅能看成植物出現負面狀況的訊號,至於為什麼出現負面狀況,有待農人觀察。在他管理的茶園中,可以找到許多茶樹病癥(枝枯病、赤葉枯病)與蟲痕(鱗翅目、鞘翅目、螨類)等,但都不會造成大規模危害,他也完全沒有做病蟲害防治。

在經濟端,尚有農業保險概念的推行,農業保險雖然相關基本法才剛進入跨部會審查,但民間早已有相關金融商品。目前整體上還有不少問題要克服,如理賠標準的認定。李昌峻先生表示,全台122萬從農人口,農、林、漁、牧工作內容非常複雜,只要是保障農民生命安全與福利的都是非常好的事,只是以風速等級、雨量來當理賠標準可能會因作物不同、種植地區而會有所出入,也許可以用平均產量來計畫,平常收集產量樣本數,當天災發生,導致農民收成嚴重受損,即可以計算最接近母體的產量,進而審查理賠。其實除了產量外,GST農業小組還發現品質的衡量與政策的宣傳也是很大的問題,例如雨季照成水稻發芽的情況。

 

人力的投入與配合

對於整體上政府政策的看法,李昌峻先生表示,政府目前有很多因應的對策,但是因為農業屬於複雜的產業,故無法全數顧全,故希望政府可以計畫性整合小農,進行分工、換工等不同的合作性質來提升生產力、風險管理、做出經濟規模將利益最大化。張顥嚴先生認為,農政單位一直以來都很想多幫農民,但因為中央和地方農政單位的接合不良,以及農業從業者資訊與基礎知識落差,而使許多立意良善的政策於實務端有所生變。例如臺灣良好農業規範(Taiwan Good Agriculture Practice)到現地難以落實的問題。主要原因為農業從事者教育背景與資訊能力落差太大,若沒有農會輔導人員陪同,恐怕連規範都看不懂。需要有更多高教育水平之人員持續投入農業生產,這狀況才有可能改善,不太可能只靠政府。

 

茶葉加工與氣候變遷

茶葉栽培並採收之後,需經歷一連串需要謹慎調控環境因素的加工程序才能使茶湯展現不同的風味。奧秘在於茶葉氧化作用發生的程度和途徑的不同。茶葉的氧化作用也稱為茶葉的發酵,一般而言是茶葉中無色的酚類化合物-兒茶素類(catechins),經過多酚氧化酶(polyphenol oxidase, PPO)催化後發生氧化,依照氧化過程中茶葉的溼度、溫度、含氧量等不同化學條件,形成不同的多酚類聚合物,如橙黃色雙體化合物-茶黃質(theaflavins)、分子更大的聚合物紅褐色的茶紅質 (thearubigins)等等,氧化的程度越高,多酚類聚合物的形成與種類就越多,茶湯色澤就越趨近橙紅色。除了兒茶素的衍生物外,也可能會產生一些其他的化學物質,如普洱茶在加工程序中會加入微生物幫助發酵,藉由微生物的呼吸作用產生水份及溫度,使茶葉中的綠葉素破壞、除了茶黃素及茶紅素之外,還會使蛋白質被水解,產生胺基酸。

世界通用的茶葉分類方式,主要以兒茶素氧化程度區分,可分為不發酵的綠茶及黃茶、部分發酵的烏龍茶、清茶、鐵觀音等,以及完全發酵的紅茶等等。

以下是典型的茶葉加工程序:

萎凋與攪拌:

萎凋可於室外或室內進行,使茶葉水分消散,同時茶葉重量、體積、硬度也會降低,茶葉細胞的通透性則會增加。這會促進化學反應產生特殊香氣及滋味,這時如果搭配攪拌,可使茶葉細胞摩擦破損,增加酵素及多酚物質作用進而控制茶葉發酵的程度。


萎凋工作畫面(圖片來源:張顥嚴先生提供)

浪菁:

浪菁是以人工或使用機具的方式翻攪茶葉,使茶葉互相摩擦,破壞葉面,更進一步增加茶葉的發酵程度。使用機具時可以特定的轉速、時間甚至可能溫度來進行。浪菁機具視發酵的水分需求,可分為有孔或無孔的滾筒。


浪菁工作畫面(圖片來源:李昌峻先生提供)

殺菁:

藉由熱抑制茶葉中多酚氧化酵素的活性,控制茶葉的發酵程度。過程中茶葉會水分消散、葉片變軟,以利後續揉捻,去除茶葉不良的菁味。也會搭配機具。


殺菁工作畫面(圖片來源:李昌峻先生提供)

揉捻:

揉捻使茶葉捲曲成條狀,並破壞茶葉的細胞結構。在過程中流出並附著於表面的汁液可增加沖泡時的風味。


揉捻工作畫面(圖片來源:李昌峻先生提供)

乾燥:

一般茶葉須乾燥至含水量3%~5%,減少微生物生長及化學反應以利保存,並使茶葉形狀固定以利包裝及運送,並增加茶葉風味。


乾燥工作畫面(圖片來源:李昌峻先生提供)

渥堆:

渥堆方法是將殺菁、揉捻後的茶葉,在一個相當濕度和溫度的環境下進行長時間堆積保溫。期間在水分、氧氣以及微生物的參與下,給以一定的熱量,使茶葉產生一系列的濕熱化學反應,使非酵素性的氧化作用發生。

茶葉的加工程序大致分為以上幾種步驟,步驟的次序與次數及執行時的環境條件取決於產品的類型。也因涉及了複雜的環境條件,若氣候狀況不穩定,就會對茶葉加工造成影響。張顥嚴先生提到,日光萎凋的程序就很難控制,容易萎凋不足(茶成品帶菁、澀、濁)或造成葉片”日燒”(於萎凋階段葉片紅變,茶成品帶苦、澀)。這幾年製茶師傅都常常怨嘆茶不好做,理由之一就是天氣環境不穩定,氣溫太高,難以控制葉片走水和發酵。氣候影響茶菁原料品質非常顯而易見,沒有好的茶菁原料,即使後段加工皆使用空調穩定環境,茶葉成品仍難有高級感,甚至可說氣候異變讓整體成茶品質下滑。另外李昌峻先生還提到茶葉加工的場域與食品污染的問題,在日益注重食品安全與品質誠信的現在,環境與食品衛生安全管理與應變明顯在不僅茶葉,在各方面的農產品加工都是需要注意的一環。

 

投入農業的條件:技術、資訊與資源

對於有意進入有機農業界的熱血後進,李昌峻先生和張顥嚴先生都表示技術、資訊與資源的重要。李昌峻先生強烈建議一定要先去農改場上課學習,到別人的農場參訪、可以報名付費的產業經濟與行銷的課程,農業專業只是門檻 , 一定要有資金再選擇進入。張顥嚴先生則表示農業具有一定的條件,如低成本的農地、現地化的農業技術及農業背景知識。此外他還提醒,當遇到土地、環境、知識、財力、人脈等條件不足時,並不適合進行有機耕作,就可以思考怎樣能在可實踐的範疇內,讓農業耕作更永續,每天持續改變,未來一定可以達到有機耕作的目標。

 

 

參考資料:

  • 行政院農委會茶業改良場官方網站
  • “茶園農業氣象災害與因應策略”  Crop, Environment & Bioinformatics, Vol. 4, March 2007
  • 訪談資料

 

 

推客專欄

關心台灣土地 不可…

何家璇/撰文

 

台灣行政機關過去對於土地利用管制較為寬鬆,在區域計畫下土地分區變更容易。而社會氛圍又普遍以經濟發展為優 先,使得環境保護被犧牲,農地資源不斷受到擠壓,更受到工廠污染,而引發糧食安全的疑慮。直到近年國土計畫的實施以國土永續發展為目標,盼重新建立土地利用秩序,達到因地制宜,並能因應氣候變遷所產生極端氣候等災害。

國土計畫法第一章第一條:「為因應氣候變遷,確保國土安全,保育自然環境與人文資產,促進資源與產業合理配置,強化國土整合管理機制,並復育環境敏感與國土破壞地區,追求國家永續發展,特制定本法。」

地球公民基金會吳其融研究員與Twycc農業與生物多樣性小組分享國土計畫。游宜珍/攝影(2018/05/21)

國土計畫法是設定土地管理的架,真正建構土地秩序有賴各部門提出策略

長期關心國土計畫的吳其融研究員表示,國土計畫與區域計畫最大的不同在於:書圖文管制三者分離的情形會被改善。過去的土地管理主要是透過都市計畫和區域計畫,全國區域計畫落下來的區域計畫中,管制條文脫離現實狀況,而且常有選擇性執法的問題;相較於區域計畫,未來國土計畫會與土地使用管制產生比較強的連結。然而,關於違章工廠、違法農舍等這些各式各樣的違規問題,不是單單靠國土計畫就可以解決,而是需要個事業主管機關,去思考規劃部門的策略。

假如台灣是一個大正方形,全國國土計畫比較像是把它畫出九宮格,再由縣市國土計畫決定裡面的顏色,可是真正能改變現狀的其實是各部門的計畫,例如農委會要想改變台灣的農民處境,就要去把這個裡面圖像的線條畫出來,但是畫的時候必須按照一些規則。國土計畫法其實就是在訂這個框,這是計畫導向國家的做法,像德國的計畫導向就把框架定得很清楚,但是怎麼樣把細的東西產生,是需要經由地方去討論、達成共識的。

 

 

國土計畫時程表。何家璇/製圖

優良農地與違章工廠區位重疊,成為縣市農業發展區劃設的隱憂

今年4月底行政院公告的《全國國土計畫》,內容中關於農業區劃分的規定包括:以糧食安全為考量,設定全國農地總量之需求面積為74萬至81萬公頃,即未來各縣市在訂定縣市國土計畫時須達到農地總量的限制。另外,也依土地資源特性,分為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及城鄉發展地區四大功能分區,其中,農業發展地區分為五類(見表一),第一類是條件最優良的農地。儘管《全國國土計畫》中,設立了這些規則,不過在未來進入縣市國土計畫審議時,農業保護區的劃設還是充滿隱憂。吳其融提到國土計畫法成立之後,許多農業縣市首長認為農地劃設會阻礙縣市的經濟發展,因而跳出來反對農地總量的設立。另一方面,台灣的違章工廠多建在交通便利、田地方正的區位,正好與面積規模大於25公頃以上與農業生產使用面積比例達80%以上的農一劃設標準重疊,這樣的土地該如何劃設分區,也成為地方政府會必須面對的問題。

第一類 具優良農業生產環境,或曾投資建設重大農業改良設施之地區,符合下列條件中之一,且滿足面積規模大於25公頃以上與農業生產使用面積比例達80%以上者;但依修正全國國土計畫辦理分區檢討變更後之特定農業區,得劃設為本分類土地:

1. 投資重大農業改良設施之地區。

2. 原依區域計畫法劃定之特定專用區仍須供農業使用之土地。

3. 農業經營專區、農產專業區、集團專區。

4. 養殖漁業生產區。

5. 直轄市、縣(市)政府依據地方農業發展需要劃設者。

第二類 具良好農業生產環境與糧食生產功能,為促進農業發展多元化之地區,不符合農業發展地區第一類條件,或符合條件但面積規模未達25公頃或農業生產使用面積比例未達80%之地區。
第三類 具有糧食生產功能且位於山坡地之農業生產土地以及可供經濟營林,生產森林主、副產物及其設施之林產業用地,條件如下:

1.    供農業使用,且無國土保育第一類或第二類(國土保安、水源保護必要)之山坡地宜農、牧地。

2.    可供經濟營林之林產業土地,且無國土保育地區劃設條件之山坡地宜林地。

第四類 1.    依原依區域計畫法劃定之鄉村區,屬於農村主要人口集居地區,與農業生產、生活、生態之關係密不可分之農村聚落。

2.    原住民族土地範圍內屬原依區域計畫法劃定之鄉村區,或經中央原住民主管機關核定部落範圍內之聚落,屬於農村主要人口集居地區,與農業生產、生活、生態之關係密不可分之農村,得予劃設。

3.    位於已核定農村再生計畫範圍內,屬原依區域計畫法劃定之鄉村區,優先劃入。

4.    於符合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及鄉村地區整體規劃、農村再生情形下,於依本法取得使用許可後得適度擴大其範圍。

第五類 具優良農業生產環境,能維持糧食安全且未有都市發展需求者,符合農業發展地區第一類劃設條件或土地面積完整達10公頃且農業使用面積達80%之都市計畫農業區。

農業發展區分類(表一)。參考資料:全國國土計畫公告版

提出國土利用的想像,需要更多的公民參與

吳其融認為進行國土計畫時,規劃權要下放給地方,這件事是確定的。其他國家在做國土計畫時,其實也曾遇到相同狀況,台灣現在要面對的是德國1955年、荷蘭1970年、日本1990年的狀況,只是我們晚了大概五十年才開始面對。這些農人要怎樣產生改變,不太可能由中央來決定,他們會說:這些都是台北市做官的人的想法(台語),坐在辦公室的人決定的,你不懂作田人的辛苦!由於過去台灣地方政府少有政策規劃的經驗,在縣市國土計畫的產出過程中可能產生很大的風波,但他樂於見到更多的民間團體、公民能夠投入縣市國土計畫的監督,與地方政府建立更多互動,鼓勵各縣市有興趣的民眾站出來,一起組成讀書會、參與各縣市舉辦之公聽會,共同討論及建構出居民對於國土、居住空間的想像,才能避免農民、一般民眾的利益被犧牲,使國土計畫真正達成國土永續的目標!

 

關心國土計畫可以怎麼做?

國土計畫將進入各縣市政府進行討論,接下來需要關心台灣土地的公民積極參與!

  1. 參加縣市舉辦的公聽會及座談會。
  2. 參加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國土計畫深水區論壇。

報名網站:https://www.cet-taiwan.org/events/3269

  1. 隨時關注各縣市國土計畫網站。

各縣市國土計畫網站:

基隆市國土計畫網站:http://www.rayi.url.tw/klcg/NEWS.aspx

新竹縣國土計畫網站:http://www.wia.tw/HCNLand/default

苗栗縣國土計畫網站:http://www.wia.tw/mlnland/default

台中市國土計畫資訊網:http://landplan.taichung.gov.tw/fWait

彰化縣國土計畫網:http://chcgsp.longi.tw/index.php

嘉義縣國土計畫網站:http://chcgsp.longi.tw/index.php

台南市國土計畫網站:http://spatial-planning.tainan.gov.tw

花蓮縣國土計畫資訊網:http://ge-lab-212.ceci.com.tw/hlsp/

台東縣國土計畫網:http://www.rayi.url.tw/taitung/

南投縣國土計畫及研究規劃成果網站:http://landplan.nantou.gov.tw/NTOU/

澎湖縣國土計畫網站:http://phcsp.tmc.ksu.edu.tw

4.和關心環境、土地規劃的好朋友一起組成讀書會,監督政府。

推客專欄

你可知氣象農業的重…

責任編輯撰寫:TWYCC農業氣象組蘇莘,2018/6/17

2018年一場遲來的梅雨季,在端午節前夕,讓飽受缺水苦候天降甘霖的眾人,迎來了睽違已久的雨水為水庫進帳,卻也苦了一群引頸期盼稻米豐收的農民。宜蘭青年農夫吳佳玲日前指出:「這禮拜秈稻正準備抽穗弄花,可偏偏這波的梅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以往,宜蘭農夫都知道,種植蓬萊米躲不過梅雨但躲得過颱風:而種植在來米則相反,躲得過梅雨卻極有可能遇上颱風,現在全亂了套,從去年開始,秈稻弄花時就遇上梅雨,今年又躲不過,內心好憂愁啊!氣候反常讓當代的農夫好苦好苦,無所適從啊…」幸好,這場本來即將到來的豪大雨,因為天神的眷顧,沒有來到宜蘭。

但,我們能有幾次幸運來避免因天氣導致的作物浩劫呢?同月下旬,中南部又迎來了連續好幾天的豪大雨,讓很多沿海低窪地區來不及排水,雲林的花生農看著被雨泡爛即將收成的花生、彰化葡萄農看著整片泡在水裡的葡萄裂果,辛苦半年的成果全都付諸流水。預期不到的雨,讓我們辛勤耕耘田地的農民們損失慘重,而台灣又能有多少的農損準備金能補貼他們?

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定義的氣候變遷,是因人類活動直接或間接改變了地球大氣的組成。近年來,由於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影響,極端天氣事件頻發,天災發生頻率及強度更勝以往。台灣本島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及颱風常經路徑上,且本身又是地質破碎的島嶼,國人為了生存發展,不斷大量開發山坡地,讓本身脆弱的地質更加的不穩定,又因高強度及短延時的極端降雨容易造成山區嚴重之土石流、堤防潰決、橋樑沖毀、路基流失及居民房舍遭土石掩埋等,造成嚴重傷害重大公共工程及當地民眾生命、財產的損失。同時也面臨經常性地旱澇交替,突發性的短延時強降雨,及每逢夏季、冬季即拉警報的灌溉性用水,讓台灣農業在過去病蟲害挑戰中,面臨更嚴峻的挑戰,更直接威脅到台灣糧食安全性。

正抽穗弄花的稻子(圖片來源:宜蘭青農吳佳玲提供)

因此,農業與氣象彼此的關係越來越緊密,在需求提升情況下,導入科技防災,硬體上除了設法改善原本只有鄉鎮市精度的氣象預報,精進到村里層級甚至小區域層級天氣預警;軟體上則盤點及整合散落各地的相關基礎資料,透過Big Data技術彙整資料、分析及相關圖資套疊,同時考量種植技術、農民耕作習慣及市場需求等相關因素,建立農業氣象基礎資料,同時規劃各地區適性重點作物、提供即時預警性小區域之天氣資訊及氣象防災的短中長程因應措施及改善作為,成為當前政府及國人不得不共同面對及重視的重點工作。

在這場與天氣的長期抗戰裡,沒有人是局外人。

研究農業氣象的農委會農業試驗所研究員兼作物組組長楊純明先生曾說過:「水稻缺水時,生長首先下降,接下來是產量與品質,但節省下來的水量,或許可以拿去作效益更大的事。重點是要去思考,到底要省多少水?犧牲產量還是品質?可接受多少產量? 」水源、田地、灌排系統、栽培技術、市場供需、作物種類及農民健康,各要件的組合在不同情況下會有不同的結果,大至國家決策小至農民種植慣習都在在影響著台灣農業的未來,五穀雜糧每日必需的人們也都是這場與自然博弈裡的一員,沒有人是局外人。

請問,我們準備好了嗎?

行政院農委會在這場與天氣的長期抗戰下,在多位專家及農業達人研發討論下,陸續推出一系列農業氣象及災害通報的資訊應用模式,透過「田邊好幫手」網站讓民眾可以上網查閱關於農、漁、畜禽及農業氣象相關資訊,透過選取單一作物,查詢與該作物有關的所有農業訊息。及多元化的發布管道。同時提供農業政策法規、農貸資訊、災害補助、農漁民子女獎助學金、植物疫情、病蟲害防治、施肥推薦量及施用方法、農藥查詢、蔬果害蟲分布資訊、衛星海溫影像、養殖漁業放養量、個人交易行情、農漁畜市場交易行情、糧價、進口飼料原料行情等資訊,同時提供各類業者名錄及技術新知等,希望讓農漁民能充分掌握先機與市場動態。農委會近期也推出「農作物災害通報」APP,希望透過現地回報系統具體掌握各地區農作物災害情況。

政府目前推動的「田邊好幫手」網頁及「農作物災害通報」APP

(圖片來源:行政院農委會)

 

但截至目前,我們尚未能夠具體知道農委會這一番努力的具體結果及量化數據。在田地辛勤耕作的老中青農們究竟有多少人會使用、且使用過這樣數位化的資訊?是否能夠改變他們的實際種植慣習,真正實踐在台灣農田裡?面對氣候變遷加遽的我們是否可精準計算各項行動的投資報酬率?能夠鎖定且有效運用科技推動政策來應變氣候變遷的衝擊?如何有效投入資金及資源於各項因應作為?且讓我們靜待後續的發展與更精進的作為,而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農業與生物多樣性小組將持續為大家密切關注及追蹤這一系列的發展,我們以最直接的行動展示對氣候變遷的關係及面對氣候變遷的決心,也誠摯地邀請各位一同投入並關心這場抗戰。

是的,邀請各位一同加入這場抗戰!

 

責任編輯撰寫:TWYCC農業氣象組蘇莘,2018/6/17

推客專欄

農業氣候調適3張不…

採訪時間:

2018年4月27日14:00-17:30

受訪專家介紹:

行政院農試所農業工程組姚銘輝研究員為台灣大學農藝所博士,民國81年開始投入農業氣象研究,專長為農業氣象、逆境生理和氣候變遷,長期負責規劃和執行農業試驗所農業工程組農業氣候相關計畫。農業氣象相關期刊論文包含2008年的氣候與作物-談農業氣象之發展、氣候變遷下水稻生長及產量之衝擊評估、糧食生產評估系統之建置:以水稻生產為例、利用未來統計降尺度氣候資料評估臺灣水稻生產潛勢等。

 

採訪內容

 

農業小組:對姚研究員而言,農業氣象在農業領域中的定位/角色應為?

姚銘輝研究員:雖然氣候變遷推估資訊很重要,但對於第一線農民太遙遠,農民比較在乎現在,因此農委會對農民端的策略重點是極端氣候(災害)。

 

對農業而言,氣候變異幅度增加和極端天氣事件造成農委會每年花費30-40億於農業災害,因此需要去克服極端降雨、熱寒害帶來的損失。而把氣象資訊轉成跟農業有關係的資訊是農業氣象的本質。

 

由於未來氣候變遷影響,氣象局和NCDR無法提供小範圍的精細預測氣象資料,因此希望未來提供大面向的氣象資訊,由使用者自己加值應用。

 

農業小組:台灣的農業氣象欲解決之問題以及農業氣象計畫之根據和規劃?

姚銘輝研究員:以前的農業氣象多半關注在氣象預報,事實上應先了解農業氣象災害現況,才知道需要解決什麼問題,而去進行後續的研發。

資料來源:農業試驗所農業工程組


氣象局預報技術上有所侷限,尤其是如降水的定量預報,容易碰到預報瓶頸。目前預報的最小空間單位是鄉鎮,但由於農地更小且地形複雜,預報的尺度不足以因應農民需求。

 

政府防災部門傳遞災害預報時應同時提供完整防災資訊和建議,減少災害所帶來的損失。然而台灣農民普遍缺乏防災觀念,習慣等救助金(金額為生產成本的20%),救助金目的是幫助恢復生產而非賠償,實際上還是損失了80%。災害發生後救助金的發放判斷標準為受損達到20%,因此需要勘災,然而不同作物判斷受損方式不同,因此需要花費極多人力和時間勘災。第一線的鄉鎮公所協助可直接由圖像判斷的勘災,但有些狀況光靠圖像仍有困難點,比如果樹的內部損害難以從影像判斷,造成現場產生爭議而變得複雜。這也是政府越來越重視農業保險的原因,透過定時繳交保費,一旦遇到災害評鑑氣象指標例如農地所屬區域雨量超過保險合約中的標準,受保農民便能得到賠償金,之後再視情況提高保費。因此政府有意推廣農業保險,請私人企業幫忙經營,逐年減少來自政府的救助金發放,配套農業保險補貼,避免政府因為未來極端氣候造成的災害增加而無法負荷救助金。

 

農業保險市場的推廣現況中,農委會於苗栗地區針對高接梨試辦農業保險跟保險廠商的洽談由農業金融局(https://www.boaf.gov.tw/boafwww/index.jsp)負責,。保費估算上常有的難處包括作物不同,估算的指標便不同;同ㄧ作物在不同時期的風險也不一定相同,例如果樹在沒有結果的時候不怕風害,一旦結果便風險大增;以及需要精確資料,資料越少保費會越高。

農委會規劃了相關的計畫「農林氣象災害風險指標建置及災害調適策略之研究」,希望透過科技防範災害,改善過去消極救災,提供災前的防災建議並配合農業災後保險,建構完整之防災體系。

資料來源:農業試驗所農業工程組


災害來臨的第一線是農民,因此藉由推廣教育先提升農民自主性防災能力。上述計畫規劃建立130個農業氣象站,設立農業氣象測站地點的依據是針對作物而設的災害熱區。提供給農民的防災技術需要成本低技術簡單,以便農民使用學習。NCDR 農業災害情資網將災害熱區的資訊透過網路和App傳給需要的農業單位,再用Line或臉書群組進行通報。災後利用UAV 拍照作物受損影像,以圖為證來協助提升勘災速率,但當然還是要視情況到現場勘災,不會完全用圖片取代。有些災害是難以防範,受災後之作物應加強災後復原技術,使災害不會妨礙到下一期的栽種程序。

 

農業小組:農林氣象災害風險指標建置及災害調適策略之研究計畫執行現況?

姚銘輝研究員:

氣象方面
104年農業氣象觀測網能即時上線之測站僅有16個,目前已增加至100個測站,未來到108年希望可以增至130個測站。中央氣象局氣象預報空間尺度最小為“鄉鎮預報”,預報點為鄉鎮公所所在之網格點,因此都在市區而不在農地附近。下一階段希望設站前先找到目標作物區以災害熱區來設站,也考慮找最大產銷班或農戶當標準,加強測站的實用性。本計畫標定55個重要作物生產區(2.5×2.5公里網格點),由中央氣象局進行精緻化預報,目前已正式上線,內容包含未來一周及逐3小時預報資料。

 

作物方面
農作物的產銷是複雜的,因為市面上的市場買賣的作物有三百多種。目前的方針是選重要作物製作防災栽培曆,由各區改良所協助製作。選擇的考量方式如宜蘭縣所種植青蔥佔總產量雖只有占20%,但因為對氣候的高敏感度而製作防災栽培曆。目前各作物的防災栽培曆放入農民曆中方便農民參考,並考量農民習慣簡化災害資訊。只要知道有那些災害,農民便可以對應找出防災方法,例如病蟲害管理手冊載有防治方法。

資料來源:農業試驗所農業工程組


結合以上氣象和作物的資料,研發農作物災害早期預警系統(http://disaster.tari.gov.tw/) (107年5月已正式上線)呈現方式則使用農民要直接看能應用的資訊,例如紅綠燈。也製作災害預警APP,建立農業經營專區防災推播機制建置,但由於還在建置調整當中,仍有很多調整的空間,藉由農民的使用者心得反饋持續修正系統。

資料來源:農業試驗所農業工程組

農業災害情資網資料庫(http://eocdss.ncdr.nat.gov.tw/web/ot/coa):包含水文淹水警戒資訊,作物資訊每3個月更新一次。

 

防(減)災技術研發及應用方面:
花蓮種植文旦柚因果實成熟期長(二月幼果期至9月採收),生育過程常碰到颱風災害,從防災的觀點來看,此為作物種植在不適合的地點的一個案例,因此考慮地點搭配作物特性是防災技術所需要考慮的層面之一。防(減)災技術在研發時應注意是否便於農民操作,因此成本和技術難度也都需要考量。


若已經種植,例如福壽山的茶園面臨逆溫層問題,受霜害而損失,解決方案為架設電風扇,成本不高又有效,是高價的高山茶可負擔的成本;或是果樹遇焚風,在原本的灑水系統上裝溫度感測器,透過溫度記錄自動判斷是否需要灑水降溫,感測器的市價約三萬元,對農民來說也是可負擔的價錢。

不同產業結構中對於減災技術的需求也不同,需要用訪談等方式了解不同需求開發新技術。例如毛豆一年透過外銷日本可達25億元產值,在台灣的種植方式為租大面積農地,使用機器耕種,透過訪談才得知溫度18度即對毛豆產生影響,開花時若受溫度影響,豆莢形狀變形造成賣相不好,多則可能因此損失一億元。透過和毛豆達人周國隆合作,研發毛豆寒害減災技術,初步試驗結果以自走式噴灌及噴營養劑兩種方式處理,可減輕毛豆植株寒害,降低毛豆畸形莢比率,公頃鮮莢產量分別為6,850及7,370公斤,較對照不處理增產9.6%及17.9%。

 

台灣常見颱風強風造成作物損害,防風網的利用是一種低成本及施作簡易之減災策略。根據研究十級風以上才會造成災害,設致防風網可把風速降低,農試所利用模擬軟體由實測驗證及模擬評估,提供農民架設有效防風網的建議。就蔥王林東海的案例而言,買家要求穩定供貨高品質三星蔥,使其有動力進行自主防災,兩人花半天時間即可將防風網架設完成, 適合用於自主性防災。

參與式防災方面
農民自購氣象站及後續維護,一組約30萬元,由農糧署補助七成(特定鄉鎮)。中央氣象局可協助設置和確認資料品質,並提供氣象站設置點之精緻化預報。實際推廣上,不需要每戶農民都需要購買一組,可用產銷班公基金購買後大家共用。預報資料會傳到互動式APP上,除了災害資訊以外,也把栽培管理對氣象資訊的需求納入,讓農民依需求自行設定,增加可利用性。事先預防的好處也包含減少農藥使用。在預測能力無法提升的前提下,預報資訊以機率表示,並提出對應的建議,提高社區農民的警覺性。例如:72小時內侵台的機率達:
10-30%時:加強疏浚排水溝、整理防雨棚架,做好準備防颱作業。
30-60%時:利用資材(如塑膠布)覆蓋保護,瓜果類蔬菜應加強枝條固定。
大於60%時:提前採收及採取避難措施,等待颱風過境。

 

農業小組:農業氣象領域與各單位的合作?

姚銘輝研究員:透過科技部的計畫「台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與NCDR和氣象局合作,透過各單位在平台上共享資料,作為合作團隊整合資訊。目前碰到由於氣象局提供的推估資料網格尺度不一定適用於各領域,也會是未來各團隊需要面對的挑戰。

 

農業小組:目前農業氣象計畫需要政府支援的地方?

姚銘輝研究員:首先最需要的是經費長期支持,計畫制108年結束,相關成果推動不能因計畫結束而中斷。例如四年計畫中雖然建了130個測站 但之後若沒有再申請到計畫,將面臨沒有維修經費的處境(一個站一年的維護費為50000元)。因行政院科技計畫經費依年度編列,建議應該將農業氣象及防災相關計畫列為基本盤的計畫,穩定的經費支持有助於業務永續推動。

 

推客專欄

身為海島國家的台灣…

 

文:于恬&意鈞

 

我們應該都對這種新聞內容不陌生:衡量國軍究竟能在共軍攻勢之下撐多久?

 

非常時期的想像在台灣人心中不是遙不可及的夢境,而是極有可能的現實。在共軍攻台的論述裡,有人說能撐兩個星期,也有人說撐一個月,我們看到的衡量標準,幾乎都與軍隊武力相關,卻鮮少探討台灣人民在非常時期裡的處境,尤其身為海島國家人民的我們,高度仰賴進口食物,人民是否能在進出口封鎖等封鎖策略中獲得溫飽,能夠在封鎖策略中存活多久?食物是否充足?

 

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以先從判斷「充足」的指標-「糧食安全」開始。

 

糧食安全

「糧食安全」提供了衡量的標準,聯合國農糧組織(FAO)定義之糧食安全,是指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在生理與經濟上都能取得足夠、安全且營養的食物,以達到其糧食需求與偏好,維持其健康之生活[1]。儘管定義上看起來稀鬆平常的話,一句話中卻涵蓋糧食安全的四項要素:充分供給(Availability)、穩定供應(Stability)、獲取(Accessibilty)、利用(Utilization),四項要素皆須達成,我們才能說是「安全」的。

 

舉個例子,我們想要知道住在台灣的小珍的糧食安全狀況,應該考慮哪些事情呢?

  1. 充分供給:台灣的農地是否生產足夠的糧食?台灣所需之國外進口食品在外國是否生產充足?
  2. 穩定供應:即使台灣的農地能生產足夠糧食,但產量是否能維持一穩定狀態?
  3. 獲取:小珍的家庭情況、經濟能力、居住地點等等是否允許她獲得足夠的食物?
  4. 利用:小珍家中是否能烹煮營養多元的餐點?乾淨的水資源或其他衛生條件是否能支撐小珍獲得足夠的營養?

 

source: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從上述的要素可以知道,評估糧食安全需要滿足個人、家戶、國家各層面的條件,但台灣目前在衡量糧食安全時,仍多以「充分供給(Availability)」的觀點來做決策,並不是說不重視其餘要素,而是其餘要素牽涉許多個人與家戶層次的條件,需要仰賴長期的社福情形與經濟狀況等等。在討論糧食安全時,相對而言,由充分供給的觀念著手,對民眾與政府來說都是最為直觀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聽到環團呼籲要提升「糧食自給率」,糧食自給率的提倡便是從「充分供給」的觀點去出發。

 

要穩固或提升糧食自給率,以達到「充分供給」,最直觀的便是制定台灣的農地總量,擁有多少能夠生產糧食的耕地,足以使台灣人民溫飽,甚至達到一定的飲食水平,是我們接下來的問題。

 

農地總量的計算與意義

今年四月底,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試圖界定台灣適合發展與不適合發展的土地,以防止過去隨意變更地目開發的弊病。全國國土計畫在農業發展方面,揭示台灣最重要的農地發展原則為「確保糧食安全」,並制定台灣農地總量需介於74-81萬公頃之間。

 

農地總量涉及糧食供給與開發利益等議題,該農地總量的制定從此將成為政府與民間共同攜手的目標,也因此該數據背後的假設與意義便格外重要。

 

74-81萬公頃的估算係考量在非常時期,諸如戰爭、自然災害、其他重大事件時,當糧食安全受到危及所需要的總耕地面積範圍[2]。其假設平均每人每日最低糧食熱量需求為2000大卡,蛋白質產生熱量占總消費熱量比率不低於 12%,並假定未投入生產的農地,其糧食生產潛力與現行投入生產之農地是相同的。

 

依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發佈的每日飲食指南[3],2000大卡不能滿足在適度與高生活動強度的男性,以及少部分高生活活動強度的女性,在蛋白質產生熱量占總消費熱量比率方面,每日飲食指南的飲食建議擁有不同熱量需求的人,蛋白質的熱量比率為10-20%,但計算其建議的每日六大類飲食建議份數,蛋白質的熱量比率可到17-20%。經由將農地面積的計算假設與每日飲食指南對照,可得知其考量的飲食情境差於平常時期,著重維持國人的基本生存需求,無法顧及平常時期民眾的多元飲食習慣。

source:國民健康署

 

該數據也假定台灣所有農地的平均生產潛力相同,然而現實是,台灣擁有眾多休耕、廢耕與不敷使用等的農地,光領取休耕給付的農地面積即超過20公頃,若考量這些久未耕作之農地其生產潛力可能下降,則74-81萬公頃的農地面積也許也無法支撐台灣於非常時期的糧食安全狀態[4]。

 

小結

台灣身為海島國家,在高度仰賴進口的飲食習慣下,可能更容易受到糧食價格浮動、氣候變遷、戰爭的海陸封鎖等影響。在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後,穩固74-81萬公頃的農地總量成為重要施政目標,這個農地總量的數字從平均每人每日最低糧食熱量、蛋白質產生熱量占總消費熱量比率來看,其背後代表的生活品質皆不及現今實際狀況,僅能維持國人基本的生存需求,若將此情境置於非常時期下去檢視是合理的,然而現今的農業產值低落與違規使用等作為,都可能使達成74-81萬公頃的目標產生變數。

 

依照非常時期來設立農地總量,也許有人會認為杞人憂天,因為現行我們還能夠倚靠進口維持營養與偏好需求,但在考慮國安或氣候變遷造成的糧價浮動下,該數據的計算確實顯現了某種潛在的風險,農地總量的設置仍有它的保險意義。

 

[1]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3. World Agriculture Towards 2015/2030: An FAO Perspective

[2]林國慶, 2011. 估算我國潛在糧食自給率及最低糧食需求之研究。

[3] 107年每日飲食指南, 衛福部國民健康署。取自:https://www.hpa.gov.tw/Pages/Detail.aspx?nodeid=1209&pid=6712

[4] 林國慶等, 2015. 台灣非常時期糧食安全之分析。

推客專欄

三分鐘看不懂綠電憑…

綠電憑證是啥?能吃嗎?

不能,但是它可以加速再生能源推廣。綠電憑證又名再生能源憑證,它是一種官方核發的綠電證明,同時具有加速再生能源推廣的功能。

不管是用化石燃料或再生能源發的電,一但到了電網就像水滴滴入大海,也找不著哪滴水不一樣。在全球暖化的今天,各國政府都在想辦法做減少碳的排放,各大國際企業也競相發展綠色供應鏈。台灣是個靠貿易出國口維生的國家。身為供應鏈的一環,為接軸國際,台灣在生產上的能源也要能證明的出是使用綠色發電。只要憑證能夠證明企業用的電是綠電,就是好憑證!

綠電憑證怎麼加速綠電推廣?

用比較簡單的方式來說,就像平常去便利商店消費(投資建設綠能設備),消費的時候你會買到你想要的東西,滿足你的需要(綠能設備發電以滿足用電需求)。便利商店會依你的消費,送你相對應的「點數」(發出綠電的同時,可以得到再生能源憑證的額度),而這點數需集到一定的量,我們到便利商店做兌換(發一千度的綠電可申請一張憑證)。集點卡蒐集到一定時間後,交出給店員確認(提交電力交易資訊),之後換得一件商品(把憑證拿去寫CSR報告書,或是降低商品的碳足跡)!但這個集點卡的使用期限只有一年(憑證效期一年,依憑證使用時間開始計算)。

憑證能有效認證其生產是百分之百綠電,因為這張集點卡(憑證)上面會標示當初購買商品(綠電)的成分(發電方式)、生產產地(發電來源)、製造日期(生產時間)及製造業者(生產業者)等的資訊。有了這張憑證,不僅能宣稱百分百是使用綠電,亦能在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上說自己減少了多少碳排(集點後所換得到的商品價值有多高)。

這麼好,我也要換!

繼續回到之前便利商店集點的概念說明,這個兌換的商品(再生能源憑證)是由便利商店(經濟部標檢局所成立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認可後兌換的,不是便利商店所製造生產出來的,便利商店只是確認可兌換,意即由第三方統籌憑證的核發與管理。而憑證是可銷售的,其銷售的模式也可分為綑綁式(電證合一)與非綑綁式的,也就是說點數和商品一起賣與點數和商品分開來賣。臺灣憑證市場主要以綑綁式銷售,交易金額全由市場機制調動決定。另外,申請了再生能源憑證之證明,不可同時再採用躉購制度或溫室氣體排放額度抵換減量額度,簡單來說就是集點卡和現金抵用券只能二擇一啦!

再生能源憑證自2017年上線,目前的運行遭遇到了一些問題。首先,憑證市場供不應求,對憑證有興趣的人多、但提供憑證的人少。因為躉購制度的誘因比憑證高出太多,因台電保證高價買回電力,所以幾乎所有綠電業者仍採用躉購的路線。另外,所購買的再生能源憑證是否可與《溫室氣體減量管理辦法》的碳排放總量管制通用仍不明確。

 

作者:GST能源小組 張育齊

推客專欄

什麼是再生能源憑證…

或許你有聽過賣電給台電,但你有聽過「再生能源憑證」嗎?

因應國際溫室氣體減量目標,我國自2017年開始推行綠電交易的機制。

綠色電力係指以風能、太陽能、生質能、地熱、川流水力發電產生的電力。而台灣所推行的「再生能源憑證」(Taiwan 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簡稱T-REC),是由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所成立的「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執行核發與管理,其可作為交易工具用於符合自願性的再生能源使用目標,或達成再生能源政策的強制性要求。而過往所聽過的賣電,是行「固定躉購費率制度」(Feed-in Tariff, FIT),透過固定的保價收購機制,提供較高補助金,以政策誘因的方式鼓勵民間興建再生能源發電廠。但由於原先的機制沒辦法證明付了錢就是買到「純綠電」,應國際的趨勢,要求100%的綠色供應鏈,且配合目前我國政府計畫,於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要達到總發電量之20 %,「再生能源憑證」可視為加速建構綠能電力的推動目標政策之一。

「再生能源憑證」除了可以證明買家購買的是純綠電以外,買家亦可直接購買此憑證,作為支持再生能源的證明。

 

FIT vs. T-REC

機制 固定躉購費率制度(FIT) 臺灣再生能源憑證(T-REC)
制度使用時間 2009年運行自今 2017年四月開始
主要概念 考慮再生能源成本提供較高的收購價格,訂定再生能源固定價格及收購年限,透過政策誘因鼓勵民間興建再生能源發電廠。 提供綠電的證明,將再生能源電力證券化,可由再生能源發電業者分開販售交易,透過雙邊交易機制,促進自願性再生能源市場。
優點 因長期收購,市場穩定。 再生能源價格由市場機制決定,促進再生能源技術的提升,賺取商機獲取更高的利潤,刺激市場活絡。
缺點 躉購費率不易訂定,訂得太高造成政府財政負擔、訂得太低則失去設置誘因。
  • 台灣憑證買賣交易不透明。
  • 由於市場的自由機制,如價格波動大可能提高投資風險。

備註:

1.躉購電價補貼(FIT)機制自2009年運行自今,透過較高的補助金,提供政策誘因鼓勵民間興建再生能源發電廠,交易收購一次最多可簽20年。

2.台灣再生能源憑證(T-REC)2017年五月發出第一批憑證,每發1,000度再生能源即可申請一張憑證,為國際企業追求在地100%綠電使用目標作保證

 

在這樣的架構下,再生能源憑證到底會怎麼運作,而究竟幫到了推廣綠能多少?

就讓我們期待下一篇貼文囉~~

 

本文作者:GST能源小組  張育齊

推客專欄

氣候變遷下農業領域…

撰文:龔宇彥

 

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面對農業的生產以及生物多樣性可能面臨的衝擊,要有所行動,以因應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舉例來說,人類維生的糧食生產與農業的灌溉排水密不可分,但是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未來降水兩極化的趨勢將愈趨嚴重,降水的總量可能維持不變,但在時間的分布上可能會極度不均,因此需要有好的水資源系統、具有耐旱能力的作物以及能夠因應狀況的調配系統才有機會在未來將風險降到最低,而這些措施都不會從天上掉下來,需要有政府機關去研究可能的應對策略、具體可行的辦法,才可以在災害來臨時有備無患。

在提到農業生產及生物多樣性的衝擊的調適行動時,農業不單單指「農作物的生產」,也包括畜產、漁產以及林產等國內重要生產供給。既然「農業」一詞包含了那麼多的產業,在調適行動時必然會有不同產業各自的策略,但是總歸來說,可以把它歸納成四大項,在下文會分別就其內容再加以說明。

這次 Twycc 的 GST 計畫,會針對台灣政府的「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INDC)進行檢視,並透過專家訪談以及青年訪談等方式蒐集資訊,提出符合青年觀點的預期貢獻,而在農業與生物多樣性這領域的盤點,我們又會更加著重在「農業生產」這領域。

中華民國政府在民國 103 年時即公布了「農業生產與生物多樣性領域行動方案」,但是內容長達 156 頁之多,對於初次接觸該領域的人來說,會是一種負擔。因此本篇文章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透過簡單的文字,搭配一些淺顯易懂的說明以及舉例,希望能夠幫助大家理解農業調適策略的內涵,幫助對農業領域調適的理解!

依照該行動方案,農業領域的調適策略可以分為:

  1. 依風險程度建構糧食安全體系
  2. 整合科技提升產業抗逆境的能力
  3. 建立多目標與永續優質之林業經營調適模式,並推動綠色造林
  4. 建立農業氣象即國內外市場變動之監測評估系統
  5. 讓我們來分別說明每一項的內容吧~

 

策略一:依風險程度建構糧食安全體系

說到糧食安全,腦中除了浮現「糧食自給率」外,還有沒有想到其他東西呢?糧食自給率已經被灌輸成談到糧食安全時的反射動作,但是除了糧食自給率外,應該還要有其他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要讓農作物生長,需要土地提供養分以及可以讓根系固著的地方、需要土地作為水源涵養的介質,因此土地資源與水資源是重要的,但在討論的時候經常被我們忽略。要有適合種植的土地,需要確實地盤點農業用地,將土地利用劃分清楚,並且要重視農地變更等政策,以及農業休耕等等問題。另外,除了考量「現在世代」的土地利用,亦要思考世代正義的問題,如何使土地成為可以長期利用的資源,達到資源養護的功用,也是這一項目調適作為應注意的部分。

讓我們舉個目前已經實行多年的調適例子吧。在台灣,農業用水佔了整體用水量的7成左右,但是在未來氣候變遷的衝擊之下,豐枯期降雨量愈趨不均,如果遇到乾旱,會面臨限水與作物乾枯的狀況。如果逼不得已需要限水,那大用水量的農業部門絕對責無旁貸,要如何節約農業用水使在降雨枯期的時候仍有餘裕會是重要的調適策略。目前農田水利會針對農業灌溉的調適,以推廣旱作、補助旱作的灌溉系統以及建置科學化管理設施為主要工作項目。

 

策略二:整合科技提升產業抗逆境的能力

在未來氣候不確定性逐漸升高的情況下,「降水不足」以及「高溫」是未來威脅台灣農作物生產主要的兩個因素。所以應配合國內作物科技的發展,推廣種植耐蟲害、耐旱、耐鹽之作物。目前農委會農業試驗所針對這一個策略的具體做法為將耐熱、耐旱及耐澇等耐極端環境的種原保存下來,並加強與各國的種原交換以培育新種。

 

策略三:建立多目標與永續優質之林業經營調適模式,並推動綠色造林

森林是一個國家非常重要的自然資源,但在台灣,我們所使用的木材大多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日本等其他國家,台灣自己生產的木材極少,自給率不到1%。「台灣森林的價值不以林木砍乏為主」,這是此行動方案在說明此調適策略的第一句。森林除了作為提供人類家具、紙張、建材的材料外,在台灣,我們主要是利用森林在生態上的價值。除了我們最熟悉的固碳能力、水土保持等功能,森林也具有好的涵養水源的能力,如果要維持森林的生態價值,就要妥善處理濫墾濫伐的問題、謹慎規劃利用台灣的林區,如果未來有極端降雨的情形發生,才可以降低危害。

依照農委會林務局的規劃,會將環境敏感區列為限制砍伐區,並針對環境敏感的私有林地進行補償,以維持公平正義,使為了公共利益而犧牲的地主,可以得到應有的補償。

 

策略四:建立農業氣象即國內外市場變動之監測評估系統

俗話說「看天吃飯」,這一句話道盡了農業從業者非常依賴好天氣,才有好收成的現實。如果天氣變化的情形加劇,要如何因應?台灣目前在中央氣象局的網站上是有農業氣象相關資料且是公開的,但是過於學術,不夠平民化,一般人不清楚應該要如何利用那些資訊。如果要使這些資料更能幫助到農民並對氣候變遷的調適有所助益,那一定要有助於「降低農業災損」,「農業氣象」的資料才有其真正的價值。但造成農業損失的不僅有天氣,還有「價格的波動」。國內外生產數量的增減造成的價格波動,也與「農業氣象」脫不了關係。強化農業氣象的觀測,有助於對災害的評估、降低農業的損失,也可對產量做更有效的預測。

 

以上就是針對農業生產方面的調適措施的簡介,之後我們會有實際盤點成果以及專家訪談內容的文章!

 

推客專欄

農業與生物多樣性議…

撰文:林彥丞

 

一、簡述農業、生物多樣性

農業是生產糧食的產業,維持糧食安全是農業減緩與調適的目標,生物多樣性是指地球上所有生物的差異性,生物多樣性越高代表生物間的差異越大,地球上的生物越多樣,人類是地球上形形色色生物的一員,人類透過農業與地球上其他生物密切互動。在巴黎氣候協定架構中農業領域需有減緩與調適作為,農業需繼續減少碳排放量並在不威脅生物多樣性的前提下達成氣候變遷調適,生物多樣性領域需有調適作為,因人類長期對大自然的開發利用,人類大大削弱地球生物的自體調適能力,人類有必要設法挽回生物的自體調適能力,維持高度生物多樣性就是挽回生物自體調適能力的方法。

 

二、以健全的農業生產維持糧食安全

農業除了農耕之外也包括林業、漁業、畜牧,在台灣因天候因素造成的農業損失數年來以農耕損失金額最大。颱風、短時間強降雨一直以來是造成農耕損失的主因,極端氣候頻繁是未來氣候變遷的趨勢,頻繁的颱風與強降雨將加劇農耕損失。除了氣候變遷危及農業影響糧食安全,利潤低廉、從業人口老化的農業現況也削弱台灣農業實力,響糧食安全。依據聯合國農糧組織世界糧食高峰會的定義,糧食安全就是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在社會上和經濟上獲得足夠安全和富有營養的食物以滿足其健康生活的需要,若某地區人人能夠獲得糧食並吃的健康營養,則此地區即是具有糧食安全的地區。台灣依賴糧食進口,然而國際糧食供應受到氣候變遷影響,可能使糧食進口不易,因此必須確保台灣農業生產能應付氣候變遷與社會變遷在未來不致於蕭條瓦解,以供不時之需。

 

三、與生物和平共處的農業型式-里山

農業生產和生物多樣性密切相關,多樣的食用植物成為人類多樣的農作物,土壤中多樣微生物維持農田地力,不同的農耕方式也營造不同的生物多樣性。如機械化粗放農業田間只種植單一作物,同時大量施用農藥與除草劑,農田的生物多樣性極低,在此農耕條件下農業與生物多樣性格格不入。為降低人類的農業活動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國際間成立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IPSI)推動里山倡議,里山是農村居民與周圍自然環境長期交互作用下形成的生物棲地和人類土地的動態景觀,包括社會、生態、生產地景,欲使農村與生物多樣性相容。台灣目前只有花蓮縣富里鄉吉哈拉艾獲得IPSI認可,是全台唯一符合里山倡議的地區,吉哈拉艾有一個阿美族部落,好幾塊水稻梯田,梯田的水源來自附近的山林。農人珍惜山林以維護水資源,傳統編織技藝的材料也取自山林,農人心繫村落旁的環境,也有與其他生物相處的態度,農人在稻田被山豬踩踏時,會安慰著說:「因為山豬很熱,才會想下來稻田打滾,也不能怪牠。」吉哈拉艾的人與他們的心態是社會,周遭的山林是生態,水田與農村是生產地景,吉哈拉艾是里山,是人與其他生物共存之地。

 

四、監督<國土計畫法>維護農業發展

我們希望保留並營造更多符合里山倡議的農村,農地是農業與農村發展的根基,但台灣農地現況不樂觀,農地正在流失,具有里山潛力的農村跟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密集的住宅、汙染土地的工廠聚落。政府早有制定<區域計畫法>以管理土地利用,農地利用也受此法管控,但農政單位長期放任,此法未被落實,農地利用未被政府真正管制,造成在新北與桃園部分地區農地上滿布違章工廠與住宅,宜蘭則是豪華農舍氾濫,農地違章工廠問題以台中、彰化最為嚴重,無數農地已遭汙染、破壞,無法恢復農業使用,農村完全瓦解,離里山遙遙無期。近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國土計畫法>,期望能真正管理土地利用,總統府已於2016年1月6日公告此法,行政院依此法制定全國國土計畫,全國國土計畫預計2018年5月1日前公告施行,監督全國國土計畫日後的政策落實是我們農業與生物多樣性小組的兩大工作目標之一。希望在未來農地能真正被妥善利用。

 

五、建立農業氣象面對氣候變遷

台灣仍有農業生產欣欣向榮的地方,如雲林是「農業首都」,屏東是農業生技重鎮,這些地區的農業較不受土地開發威脅,而是受逐漸頻繁的極端氣候影響,為了讓農民能精準掌握氣象資訊,建立農業氣象系統的呼聲日漸增大。農業氣象就是以農業的角度出發看氣象,是農業能夠面對氣候變遷達成調適的關鍵,因此監督政府建立適合的農業氣象系統是本小組另一個工作方向。

 

六、目前組內工作

我們是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農業與生物多樣性小組,監督全國國土計畫施行、催生合適的農業氣象系統是我們兩大工作目標。

 

推客專欄

【COP 回顧】C…

 

撰文:李建歡

 

 

萬國旗後的混亂

在各界的協助下,TWYCC 以聯合國觀察員的身份參加了 2016 年於摩洛哥舉辦的 COP 22。摩洛哥政府在 Bab Ighli 的空地蓋起場館,門口插著萬國旗,昭示著其將在佔地不大的會場,迎來世界各地的與會人員,和整個世界的衝突和混亂。那年,出現了許多令人不安的插曲,而我們隱身於無數張不同膚色的臉孔中,親身感受議場內看似光鮮的外表與其中源源不絕的混亂,並在混亂中釐清自己的定位。

 

你的環保與他的環保:微妙的矛盾

2015 年的高峰會通過了著名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看似重大的里程碑卻只是模糊的方向,難以盡數的「執行面」問題懸而未決。於是乎,會議廳內膠著於技術議題繁瑣的談判中,整個會場則瀰漫著微妙的矛盾氣氛——核能擁護團體攤位與海洋保育團體比鄰而居,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國家館區大肆宣揚其將鋪設世界規模最大太陽能電廠的計畫。

那年,某場周邊會議(side event)上,一個拉丁美洲國家的原住民族控訴了該國的廠商為了鋪設太陽能板,大肆砍伐森林、侵害原住民傳統領域、文化卻不為政府所管制。當時坐在台下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矛盾——畢竟「太陽能」、「森林保育」往往多是環境友善的代名詞,但當我們大張旗鼓的鼓勵再生能源、減碳的時候,是否會本末倒置造成更嚴重的環境破壞呢?其中又能如何取得平衡?台灣是否也正上演著同樣矛盾的戲碼?在「對抗氣候變遷」的大旗下,還隱藏了多少衝突呢?你我的「環境意識」是否真能共存?

 

川普當選的清晨震撼

會議期間,川普擊敗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而川普的當選,等同向世界宣告「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可以預見,也在事後證明,美國官方氣候變遷行動的動能全失。對整個世界而言,原該承諾最多資源投入的美國宣告退出,形同火車頭脫軌,許多人擔心對抗氣候變遷的列車將從此失速。

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無疑重擊了會場內的每個人。其當選的前一晚,我們的一名夥伴甚至尚在盤點希拉蕊的過去的言行,以此督促希拉蕊與美國當局採取更積極的作為,但準備好的海報當天早上卻拿不出來;川普宣布當選的隔日清晨,各個國家、國際組織的區域領導者,都在會場內辦記者會獲發新聞稿宣示「就算美國退出,我們也會取而代之扮演領銜角色」,但宣示的背後我們看到更多的迷惘——沒有人能回答誰能取代美國提供氣候行動資金,沒人能回答當美國放寬環境管制,其他已開發國家能如何堅持立場而不使巴黎協定淪於第二個京都議定書。

 

青年角色:不管世界有多混亂,我記得我們曾有這樣的一顆地球

面對會場內諸多混亂,場內NGO多難以找到施力點,儘管如此,我們仍試圖盤點當前各國的NDC、各國資金調配承諾與實際調配的狀況,以示青年目前的立場,同時呼籲各國將更多資源放到賦權行動(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 ACE),讓較為弱勢利害關係人能有效參與各國氣候政策,以確保巴黎協定由下而上(bottom-up)的精神能被落實。TWYCC的成員一次參加了四個工作小組,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為了這些目標一起工作,同時也試圖串連亞洲各國青年,以期在未來能共同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回想身處會場中的自己,其實並不明白,當時身邊那群足以決定世界氣候走向、身著高級西裝的高級官員和企業主將把我們與其他人帶往何處,也不知道自己當下的努力能在未來以何種方式發揮影響,更無法確知未來是否出現第二個川普。但是,能以青年的身份參與其中,提供了我們純然為理想付出的機會,透過結合自己所學與專業,我們能扮演橋樑將台灣的故事與經驗帶出去、也將世界的故事帶回台灣。更為重要的是,到訪 COP22 在我心中播下種子,使我記得不管世界有多混亂,仍不忘時常提醒自己改變生活與態度並影響身邊的人,因為記得我們曾有這樣的一顆地球,因為我記得我們曾為了保護他而付出努力。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