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頁面 14 –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推客專欄

Blog

推客專欄

Call Me M…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TWYCC) 再次出擊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19),今年將是繼京都議定書過期後,達成下一個氣候協議的關鍵年!

我們邀請台灣的推客(TWYCCer)朋友們,一同與華沙會議現場連線,進行跨國對談,並且邀請國際組織350創辦人Will Bates蒞臨現場與大家聊聊,「如何建立氣候運動」。

國際組織350創辦人Will Bates

 

為什麼要關心COP19?

這個會議,是全世界唯一的氣候談判場所,也是唯一有權規範締約國家實行減碳責任、調適行動的公約。氣候變遷是屬於我們世代的挑戰,台灣青年不能缺席。

為什麼說,2013年至關重要?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在今年九月發佈報告,告訴全世界我們就算現在行動,全球地表還是有可能上升到環境難以負荷的程度。到時候接連發生的,就是環境惡化、海洋酸化、極端氣候等。誠如九月底文茜世界週報中評論道:「人類很有可能成為第一個有意識的摧毀自己的物種。」

那,我們還有時間嗎?

2020年,京都議定書,國際上唯一具有法律效力的減碳議定書將會到期。全世界都看著聯合國,希望能夠有下一個協議。下一個協議,計劃在2015年簽訂。

 

 

我們還有兩年。分秒必爭的兩年。

加入我們的氣候行動,從「關心」開始。


【活動資訊】

主辦單位: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

活動日期及時間:11/15 (五) 晚上七點至九點

活動地點:CLBC (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293號 4F)

 

活動內容:

  • 18:30-19:00 報到、入場

  • 19:00-19:20 開場(台灣青年氣候行動簡介、COP19氣候談判簡介)

  • 19:20-19:30 簡短交流、問答

  • 19:30-20:00 COP19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連線

  • 20:10-20:30 「如何建立氣候運動?」講者:國際氣候組織350.org共同創辦人Will Bates

  • 20:30-20:50 Q & A

  • 21:00- 活動結束

 

費用:活動入場費自由樂捐

報名點我

聯絡人:李若寧 (joningl.tw@gmail.com)、趙威翔 (cherub3273@gmail.com)

推客專欄

TWYCCxCOP…

撰文作者|陳靜(COP19青年代表)

災後重建問題

台灣目前在風災後重建計畫中,作法傾向於撤離危險地區的居民,並將災民們安置於永久屋,且簽訂不得回原居住地居住。學者質疑政府以狹窄的永久屋騙取原住民的整座山林,以利日後經濟開發。這樣的作法不僅使台灣寶貴的部落文化逐漸沒落,也造成了許多社會問題。當原住民離開了家鄉,進入漢人社會生活後,原處於社經地位弱勢的他們,要面臨的是更艱困的生計問題。政府並無遵守災後重建原則「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在政策訂定方面也忽視了「原民基本法」 。 再加上災後搶救缺乏效率、缺乏良善的規劃,災民被迫要在資訊紊亂、族人四散、缺乏時間討論的情況下,倉促的決定要搬進永久屋,或是留在原鄉的二選一難題。災民們需要的不是施捨式、且缺乏人性的永久屋,而是可住一至三年的「中繼屋」,以思考未來重建家園的方向。

原住民文化對台灣來說是非常寶貴的文化資產,但往往淪為被政府消費的族群,只在行銷台灣時被提起,其他時刻總是被遺忘。政府不但沒有保護部落文化,甚至還加速他們消失的速度。在文明的社會裡,尊重個人、保護人權,應理所當然是政府的義務與責任,但在災害發生時他們卻選擇了便宜形式,而粗魯的政策只會造成更多難以彌補的傷害,政府應當好好省思這樣的施政是否符合仁義道德。

重建一個未來

風災重創了家園,卻也提供了人與自然的一個重建的機會,藉此改進存在於人與環境中的衝突。 例如新建能與自然共存的的建築,以共生、永續的概念發展新村落。921大地震後,台中縣和平鄉大安溪流域沿線四個泰雅族部落,在社工團體的輔助下,搭建了「大安溪流域部落共同廚房」,並以實現「原住民部落經濟主體*」為願景。「大安溪流域部落共同廚房」除了種植能維持部落生計的經濟作物甜柿外,也開闢了新農田,種植短期蔬菜及傳統作物,供居民日常飲食所需,不倚賴高風險且對環境有害的單一經濟作物。除了達到生活上自給自足的平衡外,他們也藉由這個機會回歸原住民部落文化,以泰雅族的傳統知識為核心價值,推動部落「共耕」的概念,共同開闢農場、種植以及搭建部落共同廚房。「共耕」的收成一部份由部落居民「共食」,以及送餐到共同參與的大安溪沿線4個部落,照顧部落中的老人及行動不便者,保障部落弱勢者的食物主權;剩餘的收成提供「部落共同廚房」製作原住民風味餐,供遊客食用。這個「共耕、共享、弱勢照顧」的災後重建模式,強調從部落民族原有的文化體系來重建,而非以漢民族的文化體系,使原住民更有機會跳脫漢人的資本主義。

台灣過往的災後經驗,「重建」就等於複製災難發生前的環境,並無解決人與自然間的衝突、強迫原住民改變他們原有的生活,而這樣的實行結果只會造成另一場災難。因此,政府應該做好完善的規劃、聆聽並尊重災民的想法,再給予援助,才能避免造成更多的社會問題、避免台灣部落文化的崩落。隨著氣候的變遷,天災發生的頻率只會日與漸增,因此我們必須把握反省的機會,思考如何與自然和諧共存、更正過去無知的錯誤,才能為下一代重建一個幸福的未來。

 

*註:原住民主體經濟

「原住民部落主體經濟」不同於一般所謂的原住民產業或原住民個人的事業,其具有以下幾點特色:

1.它是與一社群(community)的生態、文化、社會及生計活動緊緊相連,以地方為基礎,以追求地方或社群的共同利益為目標的產業;

2.其經濟收益是建立在友善的行銷管道上,避免資本主義式的剝削關係;

3.其生產模式有益於維護社區與環境永續;

4.其經濟發展的結果有益於地方知識傳承、增進族群認同與自尊、賦權在地居民(local empowerment)以及促進族群間之平等和諧交流;

5.其利益的分配能促進部落福祉。

參考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9233

 

了解更多大安溪共同廚房: http://www.e-tribe.org.tw/daanriver/DesktopDefault.aspx

參考資料:苦勞網、環境資訊中心、本報、莫拉克88news、中國時報、聯合報、中央社、台灣立報

推客專欄

TWYCCxCOP…

撰文作者|郭映庭(COP19青年代表)

緣起

在科技的發展領導下,人們於物質生活獲得極大的改善與滿足,相較於地球本身資源的日漸浩劫,可說是前人取捨之結果,因此,在地球發出警訊後,為達成環境永續的目的,自1972年起,聯合國便召開多次的環境會議,議中曾多次提及:經濟與科技方面的解決方案、政治協商甚至金融上的市場誘因的成效與速度,都不及教育管道,透過教育可使人類更加瞭解環境、尊重環境與保護環境,以達到環境永續的目的[1]。

學者巴爾斯認為環境教育的內涵應具有:環境的知識、環境的技能和環境的態度等三個層面,且民眾容易在環境知識、態度、主觀規範、知覺行為控制、行為中產生正相關互動,然而以台灣青年為例,多數人都是具備足夠環境知識與態度,但缺乏實際行動。在面對環境議題上,青年需要有長遠的參與管道,不論在國際或國內皆能建立溝通平台。 打動青年進入環境培力工程可由UNFCCC 於2003年訂定的Article 6看出端倪,以教育及培訓方式用適當行為與態度找到培力目標,推廣氣候變遷的調適(adaption)與減緩(mitigation)原則。

 

青年掌握的資源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青年層是氣候變遷衝擊最大的世代,但如此景況是危機也是轉機,雖然不比成年人有足夠專業知識與政治上的決策力,但我們擁有足夠的資訊掌握能力,面對情勢應變能勇於接受挑戰[2]。另外,青年善於嘗試與合作,有許多類似文化及國情的文化分享能激盪出問題本質,或是以經驗及熱情解決當地環境困境,成為領頭羊提醒在上位者氣候變遷與環境安全,透過國際上的人脈與資源交流,使青年在面對迫在眉睫的議題上,容易找到努力的方向與定位。

 

青年培力管道與方式

一、校園倡議行動

大學校風開放,不僅有能力主導校園的環境改革,以審議民主方式,從實作學習永續環境的精神與操作,還能將經驗帶出校園,為社會的永續發展盡一份心力,以荷蘭馬斯垂克大學的綠色辦公室(Green Office)計畫為例,此乃由學生主導、官方支持的政策推行機構,負責擔任校方與學生之間的橋梁,同時整合校內環境政策、鼓勵各種校園倡議行動,以對環境的熱忱創造出的綠色奇蹟,可謂順利推展的主因[3]。

二、舉辦環境演講

將主題以實際數據、真實故事觸動人心,在面對夢想可能因為氣候變遷而無法實現的恐懼產生必須身體力行的共鳴,面對氣候正義,藉由撼動人心的演講,創造出世代共同任務,分享國際會議的資訊及視野,以深刻互動分享新知與態度。

三、舉辦氣候變遷工作坊

以即時互動與產出,票選出可行提案並激盪出對環境的熱忱,配合實際活動(如氣候談判、快閃、在地行動)將訴求散播大眾,達成機會教育與快速宣傳效果。

四、運用身邊素材引起共鳴

利用身邊問題化危機為轉機,以印度Project Jatropha為例,由兩位美國青年發現家住[4]的祖父母家附近農民皆以種植菸草維生,為了加工常常燃燒柴火,製造大量二氧化碳及汙染物,便與政府合作研發能提取生物燃料的樹種,並教導農民生態相關農藝技術,以達永續。

五、以視覺傳達之藝文活動引起重視

運用青年感興趣的媒材形成反思,擺脫死板的學術議題模式,將環境議題帶入城活中回提醒,以城市浮游-環境創意視覺設計特展為例,將嚴肅的議題呼籲轉換為深刻視覺震撼。[5]

 

總結

氣候變遷使青年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劇增,但多數青年依舊缺乏危機意識,在這需要全球共同減緩及調適的對話過渡期中,青年該選擇如何自處以捍衛未來生存,以適應未來因氣候變遷造成的疾病、天災、糧食、水資源甚至資源爭奪等問題,實為新一波的課題。


[1] Youth in action on climate change: inspirati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May 2013 p.13

[2] 環境資訊中心【青年節】地球發燒中 少年吔站起來!http://e-info.org.tw/node/42104

[3]參考自易俊宏 環境資訊電子報 永久的渴望──改變世界2009. 9. 5 https://www.peopo.org/news/109381

[4] Youth in action on climate change: inspirati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May 2013 p.29

http://unfccc.int/cc_inet/files/cc_inet/information_pool/application/pdf/youth_pub_2013_en_m.pdf

推客專欄

客雅溪之行

By TWYCC 紀東賢

 

“浪遊元素: 基本知識、問題、地圖、問路。”

我們是幸運的一代。 在這個時代,女性可以走出自我,人的價值、以民為主的思想成為主流,執政者做事無法再不顧民意的恣意妄為,玩音樂、捏陶變成一種正當職業;流浪,在這個時代,成為一種自我探索的旅行方式。

6/1 的下午,TWYCC推客水資源議題讀書會,我們就位於新竹的客雅溪作為討論主題,”農業用水該不該挪作工廠用水?”、”汙染與發展”、”農業與工業的重要性比較”…新竹有一條渠道一條溪水,分別作為當地居民灌溉和排放汙水之用,渠道是汀埔圳,溪是客雅溪。

 

隔天一大早,我們一行人便分成三組,騎著單車,跟隨三個帶隊老師上路,準備一探這段汙染史實。我們第一站,先騎到了之前發生鎘米事件的樹下社區。

工廠已經移走了,汙染不知道還剩下多少,還用說嗎? 有汙染就是不對啊!

這次旅行很特別的地方在於,我們是以”單車浪遊”的方式進行,這由其中一位帶隊老師—“徐佑銘”老師所提倡的。 “單車浪遊”是一種不預先規劃、只靠地圖和與當地人問路的旅行。 表面上這看是種只需要熱血的”說走就走”式,浪漫簡單的旅行方式,但老師一開始就打破了我們的認知。 他要求我們要先決定好幾個有興趣要探訪的問題,”沒有幾個基本的問題作為旅行的目標指引,很容易失去方向感、變成走馬看花,什麼都看不到。”

好,我們於是決定要去尋訪當地人對於污染的看法。 這時,一位戴著斗笠的老先生騎著摩托車緩緩地走我們身邊經過。 ”欸! 快點去追阿!” 正當我們準備要裝作沒看到他,從下一個人開始時,老師一秒都沒有猶豫的騎了出去,邊向我們喊著。 萬事起頭難,要向第一個路人詢問總是困難的。 但是跨出去之後,接下來就順利很多了。 奇怪的是,我們發現當地居民似乎都不太願意談論這件事情,紛紛都叫我們去問里長伯。無奈里長伯這周剛好有事外出,所以我們只好將地圖拿出來,找尋下一個目的地。

沒有GPS,Google Map,反而是用太陽、地圖的方位來找尋路徑,實在是很有趣的事情。 在客雅溪旁的公路上,我們遇到了一位正在入神地盯著路旁農地的農人。 上前跟他一陣攀談之後,突然電話響起,原來是他讀台科大的兒子打來。 “阿伯,你覺得是工廠害你們必須休耕的嗎?”

“哈哈哈”,他黝黑的臉龐上浮現了一抹苦笑,“換成是你,你要種嗎? 種出來的賣不了幾個錢,年輕人又不想留下來繼續。” 語畢,他指著田裡的那片翠綠說,”這些好不茂盛的都是雜草阿。”

 

騎車在田野的小徑中穿梭,經過一棵大樹時,一陣沁人的涼風襲來,底下有個阿伯躺在躺椅上,雙手交疊在半露的大肚子上。 原來”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是真的啊! 這是在都市水泥柏油綠住慣的我不曾有的體會。

 

中午吃完飯之後,經過一個三角形的小公園。 在中午的艷陽照耀下,幾棵繁茂的樹木沿著公園小徑排開,翠綠縫中溜下來光影好像一朵朵小黃花,在小徑幽黑的石磚上,輕快的搖晃著身子。 有點疲倦的我們於是在老師的”慫恿”下,到公園中小憩一番。 “我好忙!”已經變成很多人的口頭禪,想想若是在學校的話,這種空白的時間,總是在電腦前、或是對著書本發呆所填滿,常常過了一個下午後,才突然發現到自己連個有深度的臉書動態都沒有發完。

午覺過後,下午是老師出的任務時間,我們一行人得靠去跟當地居民打聽的方式,尋找出新竹科學園區在當地的兩條排水口,一條明管、一條暗管;探訪的過程相當有趣,有團員甚至差點被熱情的居民灌酒來換取情報,最後我們在一個小陸橋的底下找到了明管,而暗管則據說是在一個河堤牆上的蓋子後面。汀埔圳是當地傳統的灌溉渠道、而客雅溪則是各類汙水排放的出口。 我們看到的明暗管排出的水,都紛紛匯流到客雅溪中。 我們一行人就這樣呆呆的愣在那出水口處好久,不發一語。

這天的最後,我們回到交大博愛校區,在一個大草地上交換這一整天的心得。看到早上樹下社區過去的汙染、下午園區現在式的汙染,有人對於農業和工業的發展優先次序提出疑問、談到了汙染的道德性,也有人提出居民角度的觀點,還有人對於環境檢測的指標和可靠性提出質疑。 一個個負面的結論讓我們的分享氣氛越來越消極,”雖然今天我看到了這些,但如果我現在無法去解決他們的話,我傾向先忘記這些問題。” 一隻手快速的舉起來,“等等,如果連我們都放棄的話,那這些問題誰要去處理? 我相信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這時老師跟我們分享一個他的人生觀查,他說,”其實社會正在進步,只是相當緩慢而已,像是現在環檢人員會在半夜去抽檢工廠的排水了,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的阿! 大家要相信我們正在往正向前進,只是相當緩慢而已。”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到,”當你發現自己有無力感、想逃避的時候,其實那不是什麼脆弱的象徵;其實那代表的是,你到自己的邊界了。” “你可以選擇放棄,但你就是到那裏而已;我的經驗是,這時候如果你選擇撐住,撐在那邊,等待時勢的到來、或者等自己成長,過去了一切就會不同了,你再也不會一樣了。”

我們正在朝我們心目中那個的公平正義的理想國前進,我想起了先前在課堂上,和老師討論汙染問題到最後聽到的一句話,”不管怎麼樣,先成為一名工程師。” 以及”Niche first world later.” 不管怎樣,你腳步不能停。 邊走邊想吧!

 

後紀: 打破自己”外地人的浪漫”,才發現了那無奈的現實。

常常在電腦、書本後面認識一個議題的我們,會以為自己是站在農民的角度、譴責工廠的腳色,殊不知往往落入一種”外地人的浪漫”的自我情節中。 像是當天早上在社子溪的淨溪時,看到河川堤旁的因使用生態工法綠油油的一片,正當心曠神怡之際,沒想到與一位當地的大姊聊天,意外地發現他反而比較喜歡水泥鋪成的”兩面光”河堤、說那樣比現在這”雜草叢生”的樣子有”進步感”。

又以之前中科事件為例子,一般我們都以為,當地居民是想要保護水質、保護農業的,結果在一次上課中,聽到老師分享了中科當地居民普遍的觀點:大部分的人其實對於中科進駐都熱烈歡迎、少部分在抗爭的人則是因為農田被收走,賠償不夠而不爽;因為沒有年輕人、小孩願意留下才在那裡繼續生根,連講述這件事情的老師是台中人,自己都不太願意搬家鄉的地區,所以有個產業來當然好啊!休耕的原因,我們原本想像的是”工業發展->休耕 ->年輕人外流?”,殊不知這只是種外地人的浪漫,沒有聽過當的人的看法,怎麼會知道其實是”年輕人外流->休耕 ->工業發展”呢?

推客專欄

【行前議題探討】氣…

撰文者: COP19青年代表 黃亮臻

 

今年二月,世界銀行(World Bank)製作了一支有關本世紀末溫度將突破4度C的宣導影片(參閱以上連結)。敲響沉寂一時的警鐘,世銀以生動的影像警告世人:溫度不斷上升,將對世界造成毀滅性的結果。從2006年Al Gore《不願面對的真相》,到三年前陳文茜《正負2度C》,年過一年,我們仍在對抗暖化的道路上駐足不前;更諷刺地來說,我們已被迫踏上4度C的奮鬥之路。4度C代表的意涵為何?它將造成更劇烈的極端氣候:森林大火、洪災、乾旱與糧荒;更重要的是,它將改變許多疾病傳遞的途徑與強度。

然而,早在2011年1月期的《科學家》(The Scientist)雜誌專文──「健康新危機」(The Coming Health Crisis)之中,美國哈佛醫學院的薩穆爾邁爾斯醫生(Samuel S. Myers, MD)與艾倫柏斯坦醫生(Aaron Bernstein, MD)即道出了氣候變遷對人類健康的直接與間接影響。作者表示,直接效應較容易定量,包括漂浮花粉大量增加、傳染病擴散、熱壓力上升、空氣污染惡化等,使得例如中暑及呼吸疾病情形加重。而間接的效應,包括缺水、缺糧以及氣候難民被迫遷離家園等,這些間接效應對於公共衛生確實有著偌大的挑戰。兩位醫師在報告中提到:「有證據顯示,氣候變遷已經造成沈重的保健負擔,尤其如果溫室氣體繼續大量釋入大氣,未來的氣候將對數十億人口造成健康危機。『氣候科學本身的不確定性,不應被人們當作拒絕採取行動的理由,而應是人們適切地面對氣候危機的契機。』」

我們時常忽略全球氣候變遷對於傳染病與公共衛生的影響。如氣候變遷造成候鳥遷徙路徑的改變,使得傳染病和寄生蟲隨著中間寄主(如候鳥)在新的地區停留而生長,這可能讓未擁有抗體的族群,面對迅速且巨大的威脅。此外,氣候變遷與暖化現象,也造成許多傳染病(尤其是透過水及蟲為媒介所傳播或有明顯季節性變化之疾病)的傳染途徑與傳染速度產生變化。

就臺灣的登革熱(Dengue)而言,氣候變遷已經改變了登革熱病媒蚊的病媒潛能,意思是兩種傳播登革熱的媒蚊──「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在臺密度逐年提升、分布地點逐漸擴展,且活動季節逐漸延長。

三十年來臺灣冬季月平均溫度升高了0.9度C至3.0度C,冬季月平均低溫也已經升高了1.5度C至4.0度C。研究指出,暖冬會導致次年登革熱惡化,果真在2001年暖冬過後,次年即出現了台灣登革熱流行史最大一波的登革出血熱(dengue hemorrhagic fever)(文末附有知識小站─「登革熱VS登革出血熱」)。

仔細分析:來自登革出血熱盛行的東南亞諸國之境外移入病例(imported cases)與氣候(溫度、濕度)合宜這兩個條件,皆促發了臺灣登革出血熱之流行。若將氣候因素納入登革熱的偵測,將有助於公共衛生的準備和預測,並能有效地防範登革熱的流行。

除了傳染病的擴展外,臭氧層稀薄化也對公共衛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臭氧層原來的功能,是吸收陽光中99%有害人體的紫外線,包括影響人體健康主要的紫外線波段──UV-B。照射少量UV-B有助於人體內維生素D的合成,但暴露於大量的UV-B時,可能產生皮膚疾病、眼睛損害,甚至影響人體免疫抑制作用。然而,隨著保護我們的臭氧層漸漸減少與消失,不僅提高感染性疾病的發生率,同時疾病的嚴重性也增加了。

這樣,你還認為氣候變遷離我們是遙遠的嗎?只發生在世界某一處嗎?氣候變遷對人類沒有影響嗎?無疑地,我們正生活在氣候變遷之中,它發生在我們身旁,更發生在我們「身上」,一點一滴地改變我們習慣的衛生環境與疾病情況。

美國職籃NBA波士頓賽爾提克隊(Boston Celtics)的重訓室牆上印著這麼一段話:”What hurts more, the pain of hard work or the pain of regret?”現在的我們仍選擇坐待時間流逝,再次錯失「4度C」大關,進而掉入下一個更危險、更無法預料的炙熱嗎?

又或我們可以身體力行,從自己所能做的著手:隨手關燈、關冷氣、使用環保餐具、選擇購買有「綠色製造」標章的產品與能源、選擇大眾運輸工具或自行車等……;除了讓地球發燒減緩,也讓我們擁有一個更健康的生活環境。

 

參考資料:

  • (依資料正式與新舊程度排列) 金傳春《由臺灣經驗來看全球氣候變遷下的傳染病流行挑戰》,2011
  • Samuel S. Myers, MD, Aaron Bernstein, MD 《The Coming Health Crisis》,2011
  • 王正雄、陳秀玲《氣候溫暖化對台灣登革熱流行之影響》,1997
  • 王根樹《台灣環境變遷與全球氣候變遷衝擊之評析》,無上師電視台新聞,2011/01)

 

知識小站:

登革熱VS 登革出血熱

    1. 典型登革熱:其症狀包括突發性發燒(39℃至40℃)、全身酸痛包括肌肉、骨頭關節的劇痛、轉動眼球或按住眼球時,前額及後眼窩會感覺特別的痛,3-4日後皮膚出疹(先發生於胸部及軀幹,而後擴散至四肢和臉部),甚至全身發癢等。
    2. 登革出血熱:其症狀主要是發燒、頭痛、肌肉痛、噁心、嘔吐、全身倦怠、腸胃道出血、子宮出血、血尿和恢復期出疹等。

典型登革熱與登革出血熱的症狀很相似,兩者之最大不同點乃在於後者有血漿滲出的現象,臨床上會出現腹水和肋膜腔積水,這是典型登革熱較為少見之症狀。當登革出血熱之血漿滲出量很多時,病人會呈現休克現象,所謂登革休克症候群。

 

參考資料:衛生防護中心網站、宜蘭縣成功國小健康中心網站

 

 

推客專欄

【COP18】還有…

周日,終於回來了!回到了冷颼颼的台灣,還沒有收拾整理好行李箱的雜物,就先和幾個重要的夥伴討論,周日要隆重登場的COP18記者會暨分享會。感覺不免還是覺得不真實,因為我沒有發現,台灣有太多的人在討論,這次COP18氣候變遷的結果,台灣就像是孤單的小島一樣,看著鄰近的菲律賓受到冬颱寶發襲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就像陳泰安老師說的一樣,「還有人記得氣候變遷嗎?」,心也不禁覺得冷冷的。


(圖為台灣青年連續五年與會,持續將經驗累積才成就TWYCC)

 

這次的COP18旅程,是第五年了,從2008年林子堯、黃若亭、2009年賴宜君等等,大家青年們努力以來的第五年!在青年會場上,我碰到了2009年認識的日本青年Shoya,也看到了2006就開始參與,一直協助亞洲青年的新加坡青年Wilson,和他們一起,我們心底都知道,我們要讓青年的力量更進步,必須要的是「經驗的累積、傳承」。

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必須要由我們自己來承擔,如果真的等到2015年、2020年之後,別說我們的下一代,我們自己這一代的工作機會,都要流失了,尤其是今年看到:韓國12位青年今年首次參與就由政府全力支持、菲律賓官方連續四年培訓數位官方青年代表、中國青年這次來了三團,其中還包含12位綠色創業的青年等。

心中的感慨都不斷讓我知道:「台灣青年不能再等了」,如果我再等待、再妥協,那麼我們的未來,就要斷送在我們自己「眼」裡了,沒辦法說斷送在「手」裡,是因為我們青年完全沒有權利,決定權也不在我們手中,大多都會被認為是在COP會場鬧場的小孩童,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想要告訴大家,這次我們做了些什麼、看到了什麼,就算我們和台灣政府一樣拿的是「觀察員」的牌子進場,身為青年可以做事情,可以做很多。

 

(圖為會議最後兩天,青年拉起紅線,希望COP18會議能進展快速,別一直拉後底線)

 

在世界的舞台上,我們這次用台灣的故事,高雄小林村、莫拉克風災,和世界說我們年輕人看到的台灣,是多麼的脆弱。但是我們勇敢的站出來,在身上貼著標語「LOST、DAMAGED」向世界其他政府,說我們受到多少的迫害,最感動的還是看到菲律賓的政府代表團團長,在延期會議的12/08星期六早上七點半,和在場的每個青年握手,感謝大家為著發展中國家(Developing Countries)發聲,那種「為環境付出、真誠的眼神」騙不了人,在大會發言哽咽的片段,也都騙不了人。

我真心的感慨也期待,有一天,台灣的政府們、台灣的前輩們,能在國際上為我們台灣講述這樣的故事,讓我們青年成為楷模,讓我們一起為台灣努力,而不再是彼此給予建議指教,當然我們也感謝,這次外交部和環保署的協助,但我期望我們能夠做得更多,其中給大家看一下,外交部最近做的有趣影片

 

(圖為台灣青年與大會秘書長合影、台灣青年首登國際記者會)

 

我還記得,之前的每次去COP,都會想一些偉大的夢想,但是隨著台灣青年的成長,這些夢想我們竟然都一一的做到了!第一次參加COP的時候,就在心中希望有一天能夠和UNFCCC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的秘書長握手拍照,沒想到這次真的做到了!之前想了很久,到底有沒有可能在COP18的記者會場上發言,沒想到我們在第一天,清大科法所的黃品涵就做到了!在台上不急不徐的分享台灣令人感動的故事,讓我的眼淚在眼框裡打轉,同時手邊不斷的瘋狂寫下新聞稿,好希望能和台灣的大家分享這份榮耀和喜悅。但大家都無法想像前一天品涵幾乎沒什麼睡,緊張的寫稿到兩、三點,隔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要前往會場,也因為這樣的努力還有臨場的應變能力,讓她成為了這次的第一個台灣之光!

在後來氣候遺產(Climate Legacy)的行動裡面,文藻日文的毛姿媛和品涵也站在國際媒體前面,用力的分享我們這次的「台灣故事」,也讓我深深的覺得,這次的團員們每個人都非常的厲害、也不斷的把自己推向極限。在會場,台灣青年這次已經不只是嶄露頭角,我們可以說是讓世界青年認可我們的努力!

從中央大學的賴柏宏全心全力為著Part Of The Solution工作小組努力、成功大學的李杰霖從認真的拍攝紀錄影片,更進一步協助訪問國際青年、東華大學的白兆梅為了西藏發聲、和中國青年合作籌畫了獨一無二的為山為水的會場行動!還有大大小小,羅賓漢稅(Robin Hood tax)支持行動、京都議定書第六號文章(Article 6)教育遊戲行動、上台大聲說出你的解決方案行動、串連遺忘的聲音(Connected Voice)行動,都讓我們心中種下小種子漸漸發芽。

 

(圖為台灣青年COP18與會實際行動的畫面)

 

這一次除了在會場的行動,我們也花了很多的力氣,在串聯亞洲的青年,從前往卡達之前,我們就和亞洲各地的年輕人利用通信、網路電話Skype,進行了兩場的線上會議,由台灣大學的紀東賢辛苦的統籌著這些活動,最後我們在會場有相當豐碩的成果和連結,這些也是前所未有的。

在青年會議(COY8)中,我們就進行了第一次亞洲區域討論會,在正式大會開始之後,在會場外的策略規劃會議,希望亞洲各地青年都可以分享、討論,長期的亞洲青年行動策略;還有,每天在會場的亞洲青年小聚、除了彼此分享相關資訊之外,也讓大家的意見經驗交流;連續四年、第五次舉辦的世界青年咖啡館(World Cafe),也分了七個不同的議題(共有七位桌長:包含中國、日本(2位)、韓國、台灣、新加坡、印度等國家的青年代表),讓大家討論,我們應該要如何著手氣候變遷議題。最後在12/07星期五,大會的最後一天上午,我們申請了大會的場地,做了一個20分鐘的簡短分享,在非政府組織(NGO)的空間和大家做了分享。

 

(圖為亞洲青年這次的多次行動、會議、分享照片)

 

世界青年努力了這麼久,終於在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裡面,九大團體中的「青年YOUNGO」部分,終於獲的「永久」的認定,也就是說,青年的聲音,不單在2009年被聯合國認可,在每次COP會議中都擁有發言、提案、建言的權利,更可以和聯合國祕書處、聯合國各部會發展部(UNEPUNDPUNESCO…等)開會,討論青年相關的環境合作事務,而其他的會議框架、網絡(UNCSDUNSDSN等)也都會先詢問YOUNGO這個青年團體,相關的經驗和意見,能夠知道這些,都是我們這次與會才學習到的。

參加YOUNGO已經很多年了,台灣青年今年也在青年大會中,從「參與」轉化成「貢獻」的角色,我們不單單參與,同時我們再行前就準備了三個不同的議題「糧食農業」、「環境政策」、「綠色經濟」等,向國際青年大會申請五場工作坊分享,實際分享了三場,包含氣候難民、如何在地建立草根性青年組織、島國的綠色經濟等,這些重點都讓我們在世界青年裡面,立足了穩定的位置,我們第一次讓大家知道,台灣青年也是國際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圖為台灣青年在國際青年會議COY8中的成果與貢獻)

 

今年與會的一個任務就是要嘗試競選,每年兩位的聯合國青年代表(Focal Point),也就是負責YOUNGO這個國際青年組織的溝通、秘書工作。這是個無給職的工作,但是可以得到的資源、資訊是相當的多,不只是全世界青年對聯合國UNFCCC的溝通窗口,也是聯合國UNFCCC祕書處「唯二」溝通聯絡的青年窗口,這個青年代表的重要性,我想要花再多再多再多的文字去強調,都沒有辦法表達,他的重要性。

因為氣候變遷議題的困難,為尋求公平性,簡單用南、北去做區分,但實際上是照著開發中(南)、已開發(北)去區別;但是,台灣的政治情況非常的微妙,台灣實屬北半球(已開發)但是我們因為並沒有在聯合國的體制內,所以總是被世界青年認定在開發中(南)的那一區塊,會產生這樣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那是因為台灣前進UNFCCC的策略,目前還不明確,不單是青年、和政府、和NGO、和學界等彼此的溝通,和定位討論還需要更多、更頻繁。

 

(圖為今年與會的世界各地青年,共計超過200人,全程參與超過50人)

 

我還記要競選的前一天(11/30),我幾近崩潰,因為很多因素、很多壓力、很多感慨,但在那個晚上裡,我想了很多、聽到了很多心裡確定的聲音。

我知道這次的參與競選是為了「環境」,哪怕一定會和外交、政治扯上關係,但我希望台灣的青年,能夠有更好的環境教育資源,因為我們值得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世界上的青年學到的東西和選擇,真的是比我們多太多了,我真心的希望台灣有更好的未來,如果我們沒有辦法由學校學到,那我們一起來建立網絡,我們「青年自己先起步」,但這些都需要更多人的投入和支持,所以我也懇求大家,希望大家用行動,支持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

 

(圖為2013年聯合國青年代表,左-英國青年Jamie Peters,右-台灣青年Liangyi Chang)

 

公布的那天,我想都沒有想過,我會真的能夠選上,因為總共有超過12國家的青年競選,在聽到前任青年代表宣布投票結果的時候,我還坐在角落,為正在進行的晨間青年會議(Spoke Council)擔任會議記錄,我起身和大家鞠了躬,但心裡想的都是「台灣」,我要怎麼回饋給台灣社會、我要怎麼樣帶入更多資訊給台灣青年、我要怎麼和政府、非政府各單位合作、我要在這一年內做什麼事,才對得起世界青年的支持;另外,還有令我擔心的是,明年二月底的「青年出極計畫」。

(明年2月張良伊將成為第一位台灣青年,前往南極關心環境議題)

 

總之,這次COP18能夠獲得了國際、世界的肯定,都要歸功於TWYCC團隊(台灣團隊+COP18團隊),我很心疼這些年參加會議的大家,我們行前沒有任何一筆贊助款項,可以做為出國的旅費,大家都自己省錢、打工、和家裡借錢,甚至有幾位很有熱情、很有能力的年輕人,因此而沒有辦法前去,因此我很希望這些努力能夠被看見,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真心的努力。

與台灣連線的那天,看到台灣大家的支持,覺得非常感動;還有很多網路上大家支持的聲音;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我們不會有現在豐碩的成果,感謝先前大家的幫忙和支持,也希望還沒有加入的大家,戰爭還沒結束,讓我們一起繼續努力加油!

 

如果可以請給我們一個「讚」

 

 

推客專欄

【COP18】氣候…

國際能源總署(IEA)預測,除非對於減緩暖化的意願能有戲劇化地提升,否則至2030年代中期左右,全球的溫度將至少上升攝氏兩度。為了將暖化控制在兩度以內,也為了解決這兩度可能為開發中國家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們亟需尋求額外的新氣候援助資金,以協助減緩暖化和調和的工作。

在德班會議啟動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GCF)之前,哥本哈根會議中的一項重要結果即是,期望發達國家能在2020年之前,毎年提供一千億美元的氣候援助資金,半數的資金將用在減緩(Mitigation)暖化的工作上,另一半則將用在適應(Adaptation)措施。

達成此項目標極為重要,但在哥本哈根會議會之後的報告也明確顯示,即便如此仍不足以幫助發展中國家適應氣候變遷。來自已開發國家的資金籌措勢必會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然而,由於目前尚未就單一國家的金援達成協議,因此我們不可忽視任何可能的氣候資金來源。

新的全球收益的來源必須要更全面,且符合「共同但有差異的責任」原則並顧及各國的能力。有鑑於此,綠色氣候基金新的收益取得方式,萬萬不可向開發中國家的「發展的權利」妥協計劃,應當援助那些最需要適應和減緩的國家才行。

以下列出幾個最重要的創新氣候公眾募資提案,並予以解釋。這些提案,將在對聯合國秘書長與高階氣候變遷募資諮詢小組提出的報告中詳盡描述。

某些提案須經由UNFCCC之外的人員或組織來落實與執行,但是這些事務可在COP時,以大會名義委外交辦。

  1. 金融交易稅:自國際間的財務業務往來之中徵稅,有助於稅賦收入些許抬升,在歐盟,目前有12個成員國即將開始實施金融交易稅的徵收。為了讓各國投入綠色氣候基金的稅賦,發揮至最大功效,投入的金額至少須達各國稅收的25%,若這項稅務可以推廣至更多的國家,將能獲得更大的效益。
  2. 運輸用油:國際間的航空及海上運輸是溫室氣體排放最主要也是成長最迅速的來源。,碳定價將會是個有效的手段,用以解決這個處境,也能被公平地應用。另外,碳定價將募得為數可觀的基金,這些基金將會是支持發展中國家裡氣候變遷行動的有力後盾,同時也用來支持海運及航空的部份。
  3. 公共碳市場的收益:當前歐盟碳排放交易計劃中的作為是,比起免費發送排放量的配額,應該更大量的拍賣配額,而拍賣配額所獲得的收益,則是應分配給聯合國綠色氣候基金(GCF)。

除了履行個別國家承諾在資助綠色氣候基金之外,杜哈會議必須為氣候變遷財務建立更有創見的來源。

推客專欄

台北、高雄感謝大家…

感謝,所有的COYTW參與者、講者、貴賓們


和我們一起,成為「改變」的即刻

已經兩周左右的時間過去了,TWYCC這才重新拾起了行囊,準備開始我們新的一年的旅程,不知道在大家心中,那兩天七月初在台北、高雄的回憶,是否還是和我一樣深刻。

我都還記得,去年的差不多一個月前的晚上時刻,寄信給行動志工的那個感覺,完全不確定,會不會有熱血的青年加入我們,一個只有「個位數」承辦人員的工作坊,就算我們知道只有幾個人的力量不夠,但還是努力讓這個工作坊,看起來是個樣子,儘管,今年回去看舉辦的細節,還是有太多的「進步空間」。

我想要代TWYCC,很細心、很盡心地和大家傳遞,一份完全的真心感謝!

不論你在網路上,用滑鼠滑過朋友臉書頁面,恰巧地,幫我們按個了讚
不論活動地報名表上,你是否熱血的勾上「我現在就可以幫忙會議!」
不論在活動當天,你有沒有看到讓自己改變的理由。
不論在一天密集地聽講之後,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自己行動」的正面意義?

不論如何,請大家給自己一個最大的掌聲!

因為,在這樣的思考裡面,你們都成為了
一個小「改變」
一個會影響身邊、和朋友述說故事的「講者」
一個進而「帶動台灣的改變」


學習用「手」思考,而不說「我不會」

今年和去年的人數,不論在台北、高雄的場次,都增長了一些!而大家來自各地、各校的比例,更是比去年多出了許多!


在台北的場次裡面,我看到很多眼睛雪亮的夥伴,用心的傾聽,我們所說的故事、改變歷程、過去的想法和創意行動。在圓桌討論的時間,我發現在彼此之間的認識,是那麼的重要,而又那麼的深刻;是那樣地來自各地、各校,而且大家的過去故事,其實也都相當的豐富。更別說其中,還首次有剛上高中的學弟妹,參與其中!


在高雄的場次,多了許多有模擬聯合國的夥伴,而更有許多遠從北部到高雄聆聽的夥伴,帶來的是更多精采的討論,和意見分享。和文藻外語學院的合作,更在今年確立為例行性的合作,期待之後,能夠整合更多的外界資源,讓大家每年,都可以在優美的場地,舉辦這樣的活動!


我們都知道!這次的COYTW舉辦,有許多不足需要改進的地方,舉凡場地的標示不清楚、講題的同時性使得大家漏聽了很多的精采演講!而我們也都將這些寶貴的意見,留做接下來活動的改進。


同時,TWYCC這個青年平台,也鼓勵大家,在參與之後,和我們一起動手,進行改變!不論你們是不是相關的專業,和我們大家都一樣,是有想要改變環境這個議題的青年,和我們一起努力!複雜的問題,是需要我們一起面對解決的,我們一起不要再說「我不會」了,因為我們會一起找到我們的解決方案,走出青年的路!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