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分類:COP24

COP24

【COP24 正經…

撰文/ 柯建佑

「全球盤點」(Global Stocktake) 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 (UNFCCC) 於 COP24 預定產出的一項重要機制。

由於氣候變遷並不是短時間就能夠解決的問題,我們也很難在一個計畫中就規劃完整的氣候行動。因此,能反映出短程、中程等各階段計畫的氣候政策執行、監測與評價框架,能夠使國家的氣候行動延續,並且愈來愈有企圖心,就顯得相當務實且重要,這就是全球盤點機制的最重要目標。

在《巴黎協定》的要求下,各個國家每五年提出自己的「國家自定氣候貢獻」(Nationally Detemined Contributions, NDCs),並在五年期間執行。聯合國則是根據「全球盤點」(Global Stocktake) 的方法檢視告國執行的成效,並敦促各國的計畫愈來愈進步!今年談判的重點,便是希望能夠定案「巴黎協定規則手冊」(Paris Agreement Rulebook),讓各國在執行減碳、訂定新的NDCs目標時能夠更有所依據,國際間的資金、技術援助也更有制度。而規則手冊中「全球盤點」機制的討論,是今年 TWYCC 代表團追蹤的重點項目。

在 2015 年《巴黎協定》通過的時候,各國也陸續向 UNFCCC 秘書處提交了自己的NDC。然而當年因為僅通過了協定本身,並未有足夠的細節指引,各國的 NDC 撰寫標準其實僅是自由心證,並未有效達到國際協作。2016 年 6 月,一篇刊載在 Nature 期刊的研究 “Paris Agreement climate proposals need a boost to keep warming well below 2 °C” 指出,當前《巴黎協定》締約國所提出的 NDC 內容並無法達到《協定》所規定的 1.5°C、2.0°C 的目標。不僅如此,IPCC 於 2018 年 10 月發表的《1.5°C 特別報告》(SR15) 中,更明確指出我們距離升溫 1.5°C 僅剩下 12 年的時間了!各國如果今年如果無法對 NDC 的制定與執行有明確的共識,全球升溫控制的目標也將更加渺茫。這也是為什麼今年的COP 大會被稱為自 COP21 巴黎會議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會議。

「全球盤點」機制目的便是要檢視各國的 NDC,並且讓下一次的 NDC 做得愈來愈好。為了達成目標,並且能讓世界各國心甘情願地執行,機制本身需要顧慮到一些重點:

1. 衡平 Equity

相較於公平 (Equality),衡平 (Equity) 含括「起跑點平等」的意味。由於各國的發展狀況不盡相同,開發中國家政府希望在減碳的同時也能夠兼顧經濟發展,仍將造成大量碳排的能源做為發展選項,例如目前公認的暖化元兇「燃煤發電」,即為開發中國家仍偏好採用的能源選項。雖然因應氣候變遷的減碳責任為全球共同承擔,國家在對抗氣候變遷的國際合作中仍維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y) 的共識,亦即已開發國家自工業革命以來為了國家發展,造成大量的歷史碳排,當前已開發國家所採取的減碳作為與目標,若一體適用於開發中國家,是不符合「衡平」原則的,因此,已開發國家在要求開發中國家執行同等野心的減碳作為時,也需要幫助開發中國家進行低碳轉型與永續發展。

「全球盤點」的討論中,「衡平」是各國都支持的論述。
圖片來源;Art+marketing

然而這次談判中關於「衡平」的討論,幾乎可以說是「雷聲大雨點小」。各國雖然不斷的重申「衡平」 的重要性,卻未見大會或國家提出有關「衡平」該如何執行。最新版的草稿去除了較早版本中對於「衡平」在界定質化 (qualutative)、量化 (quantatative) 資訊的要求,僅留下「公平並具有企圖心」(fairness and ambitious) 等較為含糊的文字。

左方紅底的文字是談判中被捨棄的文字選項,右圖為最新的協商版本。
圖片來源:UNFCCC 談判文件截圖

2. 透明度框架 Transparency framework

為了落實「全球盤點」的「盤點」工作,各國需要向聯合國提交自己在「降低碳排放」、「因應災害的對策」、「對外資金與技術援助」等工作上詳盡且有效的資訊。其實「透明度框架」在整個《巴黎協定》中相當重要,也有一獨立條文 (Article 13) 明文列舉。

概念上很簡單,但魔鬼總是藏在細節裡:如何可以稱作「詳盡且有效」?哪些資訊又需要被提供才能真正落實盤點?哪些資料又能夠有代表性?資訊來源的討論可以說是這次會議在「全球盤點」議題上的工作重點之一。

經過將近兩週的討論,聯合國秘書處的工作小組和各國談判代表把最初冗長的文件精簡化,刪去未有明確定義的詞彙,多以《巴黎協定》既有的討論事項為依歸。
可喜的是,在「全球盤點」的議題上,各國都願意採用 IPCC 的科學報告作為依據。縱使在隔壁棚「附屬科技諮詢機構」(Subsidiary Body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 SBSTA) 的會議戰場,各國正為此吵得不可開交。此外,公民團體的意見在 12 月 15 日上午的草案版本中,也被列為「全球盤點」的正式資訊來源之一,這也讓未來各國非政府的獨立研究、倡議團體能夠更有發揮的舞台。

在 12/15 上午的「全球盤點」草案版本中,公民團體最在意的「科學」與「非國家利害關係人」(non-party stakeholder) 仍被保留在文件中。
圖片來源:UNFCCC 談判文件截圖

3. 未竟之業─損失與損害 (Loss and Damage) 與促進性對話 (Talanoa Dialogue)

「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與「促進性對話」(Talanoa Dialogue)可以說是這次「全球盤點」的制定過程中最令人糾結與遺憾的兩個議題。兩者被屏除在談判結果之外的原因不盡相同,但似乎都是各國利益角力下被交換的籌碼。

(1) 損失與損害

最早提出「損失與損害」概念的小島嶼國家聯盟及低度開發國家,希望透過將損失與損害納入 UNFCCC 的機制,給予遭受極端氣候事件影響的國家災後補償。相對於既有的國際氣候基金以援助的角色幫開發中或較脆弱的地區進行調適行動 (Adaptation),如綠色氣候基金 (Green Climate Fund, GCF) 與調適基金 (Adaptation Fund, AF) 的運作,「損失與損害」更強調的是對氣候災難發生的咎責 (liability) 與補償 (compensation)。

可想而知,一旦講到了氣候變遷的責任,已開發國家當然是難辭其咎,若要再進一步討論咎責之後的補償,更是讓這些過往的碳排大國跳腳。雖然「損失與損害」的議題主要是由 UNFCCC 之下的「華沙國際損失與損害機制」(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 for Loss and Damage) 管轄,應是明年 COP25 才要討論的重點,但為了不讓咎責、補償的概念被套用在《巴黎協定》中,已開發國家的談判代表們可以說是用盡了全力避免此事。

上圖為 COP24 會議剛開始的「全球盤點」草稿,下圖為 12/15 早上釋出之草稿。原先明確被列在條目中的「損失與損害」項目,幾經協商後,最後只留在註腳中,成為調適相關條目的註解。
圖片來源:UNFCCC 談判文件截圖

(2) 促進性對話

「促進性對話」最初被提出是在 2015 年 COP21 的決議文中,希望透過完善的溝通,讓各國的 NDCs 減碳成效能夠愈來愈好。去 (2017) 年 COP23 的主席斐濟總理提出了太平洋島國的 Talanoa 會議形式,以故事的方式讓與會者回答三個問題:我們在哪裡?我們要去哪裡?我們要怎麼去?再將眾人的故事歸納成進一步的減碳目標。

Talanoa的討論為氣候注入了新的活力。原先冰冷的議題論述會場突然間多了許多人味,自去年 COP23 以來,世界各地的氣候故事不斷的被提出、看見。可惜的是,這波「說故事」的運動還未知其是否能有效地回饋到新版 NDCs 的撰寫。

在 COP24 談判之初,Talanoa 的三個問題原本被含納在「全球盤點」草案文件的方法論當中,然而相關條目卻很快地在下一次的更新版本中被移除,筆者與一同在議事廳現場旁聽談判的夥伴也未聽聞國家之間對此項目意見衝突。即便到了談判即將結束的當下,會場中也僅有環境 NGO 社群 (ENGO) 與青年 NGO 社群 (YOUNGO) 對此表達抗議。

COP24 談判文件中,被消失的 Talanoa Dialogue
圖片來源:UNFCCC 談判文件截圖

時至波蘭時間 12 月 15 日晚間 7 時,各國談判仍在進行中,大會閉幕會議時間也尚未確定。相較於其他議題,「全球盤點」爭議已經算相對小的。除了在其他面向的「透明度框架」與「損失與損害」的爭論,「碳交易」相關制度的爭論也是會議延宕的主要原因,更別提先前少數大國不願「歡迎」IPCC 科學報告的爭議了。

在這氣候災難此起彼落的時代,《巴黎協定》給了眾人一條能夠繼續向前航行的生命線,只望在各國利益角力的同時也能夠顧慮正在因為氣候災難受苦的人們,並且把「時間」也納入談判的考量。

畢竟不論你是 “noted” 還是 “welcome” IPCC 的科學報告,距離 1.5°C 大關我們也僅剩下 12 年了!





COP24

COP24氣候大遊…

  波蘭時間 2018 年 12 月 08 日   

從COP24開幕以來,12/8的波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大晴天,彷彿是為了氣候遊行做好準備,讓來自世界各地關心氣候變遷的公民團體得以順利一同走上卡托維茲的街頭,每個人懷抱著對於氣候變遷的訴求,一起高喊氣候行動的急迫性。


圖1. 公民團體帶著寫有各自理念的標語牌,為了中午12點開始的遊行,在遊行起點集合。


圖2. 雖然不同公民組織的宣傳標語不盡相同,但是大家發揮各自的創意,為了氣候共好齊聚一堂交流氣候行動經驗。

圖3. 主辦國波蘭COP期間調度大量警力戒備,遊行當天也看到騎著馬的巡警。


圖4. 遊行隊伍尾端跟隨了大量警力,遊行隊伍的兩旁也以一定的間隔安插警察與遊行民眾隨行,控制遊行隊伍在規劃好的路線中。


圖5. 遊行當中常使用節奏性強的口號,例如「What do we want? Climate Justice! When do we want it? Now!」,也有很多公民團體會利用一些簡短好記旋律將理念置換到歌詞中,或是用一些原創的歌曲來唱出心聲,一邊遊行會帶領大家一起跟著唱。例如性別與婦女NGO社群領唱的歌詞,倡議將化石燃料留在地底,不論是煤炭、石油、油砂或天然氣,為對抗氣候變遷,都應減少並轉型為不使用,因而唱出「將煤炭留在山洞裡,將石油留在土壤中,將油砂存留在沙底,讓天然氣存於土地」的歌詞 (Keep the coal in the hole, keep the oil in the soil, keep the tar inthe sand, keep the gas in the land)。


圖6. 非常搶眼的永續發展目標聖誕老人和李奧納多頭像旗幟。

圖7. 遊行當中為了響應明年三月的Earth hour活動,TWYCC的夥伴們也秀出身上的Earth hour的T-shirt,希望能夠帶動後續活動。


圖8. TWYCC的夥伴們一同專心注視氣候遊行。


圖9. 結束直播任務的夥伴柏任也趕上遊行隊伍。


圖10. 遊行隊伍聚集到COP24會場外,一起對會場內部的各國代表提出訴求。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COP24 代表團張寒瑋說:「如同很多國家代表在會議的促進性對話機制提到,當我們一起走,我們可以走得更遠,TWYCC希望可以把這些公民團體的創意和模式帶回台灣,吸引更多的新推客一起走得更遠。」能夠見到願意為氣候而發聲的人們,讓TWYCC的夥伴感到在氣候行動的路上並不孤單。

   
COP24

【COP24 現場…

撰文 / 莊凱鈞、張寒瑋

聯合國第 24 屆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方大會 (COP24) 第一週會期即將在 12 月 08 日星期六告一段落,經過星期日的休會後將進入第二週會期。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TWYCC) COP24 出國代表團也完成第一週階段性任務,持續追蹤巴黎協定、全球盤點 (Global Stocktake, GST) 談判進度外,也投入促進性對話機制 (Talanoa Dialogue) 的青年倡議與討論,此行 TWYCC 成員在多場周邊會議 (Side Event) 分享,包括官方周邊會議「回應氣候脆弱度的多元利害關係人氣候調適行動」,以及韓國館、泰國館等國家館展區內舉辦的周邊會議。

12 月 06 日 TWYCC 擔任講者的第一場周邊會議「回應氣候脆弱度的多元利害關係人氣候調適行動」由綠色生態俱樂部 (Green Club) 及摩洛哥卡迪阿亞大學 (Cadi Ayyad University) 共同主辦,邀請到來自《IPCC 1.5°C 特別報告》第一作者群的 Daniela Jacobs 博士擔任開場講者,席間並有德國、摩洛哥與台灣的專家及參與者,從國際、區域、國家、地方政府及青年等多層級角度,分享在氣候變遷下如何對於氣候脆弱度有所調適。TWYCC 的分享者為 COP24 出國代表團的莊凱鈞,其分享脈絡從氣候脆弱度切入旱災與淹水對於台灣的影響,並引介 TWYCC 今年發佈的青年氣候宣言。

凱鈞引用「TWYCC 青年氣候宣言」的文本 01、文本 07 及文本 11 作為分享案例,前兩個文本著重在探究政府與農人兩方利害關係人的關係,文本 11 則是呈現極端氣候下使農地保有韌性及永續力的情境。這次的演講也發生了一些小趣事,凱鈞挑戰不帶講稿上台,結果因為前方螢幕的字太小,出現幾次必須轉頭一百八十度看後方螢幕投影片的可愛情景,在演講當下真是擔心他會不會扭到頭。會議最後的問答時間,有一位聽眾提問說該怎麼填補政府與農民之間的資訊落差?凱鈞回答道,他認為政府的專員必須與農民長期相處一段時間,在農村持續一段時間的田野調查,才會知道農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圖:莊凱鈞於周邊會議分享 TWYCC 青年氣候盤點第一階段成果

12 月 06 日 TWYCC 受邀參與的第二場周邊會議為韓國館所舉辦「亞洲青年對話:2030年溫室氣體策略路徑與糧食安全」,主辦的組織為韓國綠色環境青年 (GEYK),參與的講者分別來自 TWYCC、中國青年氣候網絡 (CYCAN) 及日本氣候青年 (CYJ)。TWYCC 由 COP24 出國代表團張寒瑋擔任講者,分享台灣青年對於與糧食安全相關的氣候政策的觀察和討論,講者們分享各自的國家氣候貢獻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s) 如何影響糧食安全,也都介紹了 NDCs 的執行現況,說明減緩政策的不足之處,並強調全球暖化可能影響各地農業生產的穩定性,進而威脅糧食安全。東亞地區的農業目前共同面對的問題包含了務農的人力老化;大豆、玉米等作物高度依賴進口;稻米消費量減低以及氣候極端天氣事件所帶來的災害等,而這些問題都可能成為未來氣候變遷情境下糧食不安全的原因。

回應糧食安全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問題,GEYK 代表提出韓國的智慧農園和都市農業的經驗;CYCAN 代表根據促進性對話機制(Talanoa Dialogue) 的三個問題:「我們在哪裡」、「我們想前往何方」及「我們如何抵達」剖析中國在 NDC 中執行的不足之處,強調持續的減緩行動為 CYCAN 對氣候問題的承諾;CYJ 代表建議應提高民眾對於糧食安全的警覺,維持農地數量改善生產,並強化農業出口技術。TWYCC 則分享三年盤點計畫中農業小組今年的議題研究方法和成果,透過訪談實際理解農民與政府之間的溝通落差,並在「2018 TWYCC 青年氣候宣言」中提出問題以及可能解決方案。發表結束後,各青年團體代表也與觀眾進行交流,透過觀眾的提問激盪東亞青年對於糧食安全現況的想法和見解。

圖:張寒瑋於韓國館分享台灣青年對於與糧食安全相關的氣候政策的觀察和討論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