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COP

COP

【COP22大會戰…

▲調適資金啟動,但只有⋯⋯0.1%?

這星期,終於能看到一些已開發國家承諾支持調適基金了——感謝德國、瑞士、義大利以及比利時的瓦隆、弗萊明地區。

COP22的目的之一就是開始籌錢,不過在慶祝終於有8000萬進入調適基金的同時,也不能失去宏觀的視角。現在,科學預估的資金需求和已承諾的資金之間,有持續增加的差距。

近期聯合國環境署釋出的「調適資金差距報告」(Adaptation Finance Gap Report)估計,現在開發中國家每年需要的調適資金為每年560-730億,但13年後,這個數字會急速攀升到每年1400-3000億。

儘管我們很高興終於有資金投入,但目前已承諾的資金只夠0.1%(編按:所謂塞牙縫都不夠)。我們要催促已開發的締約國「小心這差距」(mind the gap),盡快站出來投入足夠的資金,不然未來真的堪慮。

 

▲審視聯合國系統,締約國進行四年政策回顧

2016年11月16日,聯合國會員國進行第一次「2016四年全盤政策回顧」(QCPR),這一系列的回顧將引導聯合國發展系統(UNDS),以及2030年前的永續發展議程。

QCPR是在聯合國大會(UNGA)中一項評估聯合國發展系統(UNDS)的機制,每四年進行一次。在77集團/中國(G-77/China)都接觸過QCPR決議草案並交換意見後,11月10-16日在美國紐約進行了草案的第一次逐條審查。

77國集團/中國建議,QCPR應是聯合國大會中建立系統性政策方向的關鍵工具,也是確保聯合國發展系統會支持會員國「全面執行」2030年議程的工具。

已開發國家則認為,與其著重在建立系統性的政策,到不如強化現有架構的效率和合作,並著重在給不同國家的指引方案。

一些已開發國家懷疑聯合國發展系統能協助「全面執行」2030年議程,其中還包含國家能力建構。他們也建議,聯合國發展系統的協助應著重個別國家的差異,有些需要綜合的執行協助,有些需要建立監測和回顧機制,有些則需要更多參與者或以科學為基礎的建議等等。

 

▲每日化石獎:紐、澳、土、俄、法、日、印尼

今天的每日化石獎得主有⋯⋯等等⋯⋯先讓我深呼吸一下⋯⋯土耳其、俄羅斯、澳洲、紐西蘭、法國、日本和印尼,這些在氣候談判中非常虛偽的國家。氣候變化下的脆弱國家、城市、企業和民間組織,都非常努力想讓那些骯髒的燃料繼續埋在地底,和停止擴建有污染性的機場(法國,就是在說你)但這些國家仍計畫要增加國內化石燃料的開採。他們這麼做,就是在大家想辦法讓全球升溫在1.5°C內時,扯別人的後腿。可是,他們也幫忙促成現在已經生效的《巴黎協定》,並承諾阻止氣候變遷。他們應該讓內心的小惡魔和小天使好好討論一下,不要老是說大話。

由於日本對於煤礦的心懷不軌,每日化石獎二獎就送給他們了。日本正在籌備一項新的煤電項目,並在印尼大規模投資了10億瓦的新煤炭。同時,印尼當地人每天抗議在井裡汶開發煤炭,因為這影響到大眾健康和水資源供給,不幸的是,日本政府和日本國際合作銀行根本視若無睹。醒醒吧,日本。太陽都曬屁股了!

俄羅斯推動核電作為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獲頒每日化石獎的三獎。我們都知道,這種過時且高風險的技術,對於改善氣候變遷過慢且昂貴——甚至壓縮到發展再生能源所需的資源。更不用說,核能並不是個零排放的技術——在鈾濃縮的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溫室氣體,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安全上的問題。俄羅斯政府真的要好好借鏡一下福島和車諾比,那長期且廣泛的大災難。

 

▲忍無可忍!47最弱勢國誓言100%再生能源!

47個處於氣候變遷影響前線的國家中,孟加拉、衣索比亞、哥斯大黎加將努力領導轉型,發展綠色經濟。
在聯合國氣候談判會議上,「氣候脆弱論壇」著手實現100%可再生能源與碳中和,成員國承諾在2020年前,更新國家氣候計畫並制定2050年的戰略,以符合去年在巴黎達成共識的1.5°C理想升溫限度。

論壇主席兼衣索比亞環境部長Gemedo Dalle表示:「氣候變遷帶給我們的影響非常劇烈,我們來到這理,確保我們在我們共同的未來是有發言權的。」

低漥國孟加拉,飽受海平面上升和洪水之苦的同時,竟然規劃建設超過20個煤電廠,以滿足1.57億人的需求。美國國務卿John Kerry在這週三的演講中說,這種行為,無疑是一種「自殺」。

孟加拉的論壇顧問Saleemul Huq說:「我們不應該把它看成是一種包袱,而是一個機會,氣候脆弱國家是可以抓住這些機會的。」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表示:「這些相當具有野心和啟發性的承諾,提示我們未來的發展方向,並讓我們所有人能夠再次樂觀,及時通過挑戰。」

歐盟氣候專員表示:「這些國家已經歷經氣候變遷的可怕現實,他們的存亡岌岌可危。歐盟會和他們站在一起,也一定會在未來施展更大的抱負。」

UNFCCC前任執行秘書Christiana Figueres,曾領導《巴黎協定》的氣候談判,樂觀地說:「我們的目標,是在2020年前減緩排放曲線,以便將升溫限於1.5°C。為此,我們必須加速資本的轉移,並促進所有相關利益者間的合作。我們能做到。」

 

▲加拿大決心是真是假?原民於聯合國求擋下油管

根據巴黎氣候協定,各國的決策必須考量到人權,而這項規定現在面臨了考驗——北美的原住民族正強烈抗議加拿大政府,不可以在他們的傳統領地建油管和水壩。

該地區的大會主席Kevin Hart從Standing Rock保護區直接前來聯合國氣候談判會場,他告訴Climate Home:「我親眼目睹,婦女們被管線建設公司雇用的保全部隊用狗攻擊。」這引發Hart想起人類歷史的黑暗時期:「我們的人被逮捕後,被丟在摩根縣警局的狗窩」他回憶:「他們的手臂上寫著數字⋯⋯彷彿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有另一個政權就是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大會的另一位代表Francois Paulette同樣感到焦慮,他住在亞伯達省開採油砂地區的下游200英里處。雖然該計畫被美國總統歐巴馬終止,但他的繼任者川普已經答應要解禁。Paulette表示廢水排放流入他們領土內的河川。他說:「河川污染相當嚴重,人們死於癌症,也不能吃那邊的魚。」

Kevin Hart在氣候談判會議上,呼籲加拿大應該記住兩件事情:「做決定時,必須考慮未來世代」還有「不行做的事就是不行做」。

 

▲減緩進度更新:美、墨、德釋出長期策略

2016年11月17日,德國、墨西哥、美國交出第一份長期氣候策略,當中設定了2050年的深度溫室氣體減排目標。美國承諾將減少2005年80%的排放量,墨西哥承諾減少2000年的50%排放量,德國則追求「必要的溫室氣體中和」,意思是將減少1990年的80-95%排放量,並帶有2030年達成55%減排的中期目標。

這些策略釋出的時間點,正好是世界氣象組織(WMO)指出2016將年刷新最熱年,以及大氣中平均的溫室氣體濃度首次突破400ppm的時機。美國將透過低碳能源轉型、森林及土壤的吸碳和其他除碳技術、減少其他溫室氣體的排放來達成目標。包含減少能源浪費、以再生能源、核能、生質燃料取代化石燃料發電,另外有碳封存等。預計能在2050年前減排達74-86%(詳見內文)

墨西哥提出的「氣候變遷中世紀策略」,包含目標、長期展望、調適及減緩策略,以及當中的政策以及評估程序。在長期展望的章節中提到詳細的10年、20年、40年在社會、生態里程碑、能源等里程碑。其他領域則包含與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結合和國際目標。(詳見內文)

德國提出的「氣候行動計畫」說明了指導原則、轉型路徑以及各領域的策略,包含定義中2030年前的里程碑及目標:能源部門減排62-61%,建築部門67-66%,交通部門42-40%,工業部門51-49%,農業部門34-31%,及其他部門87%。(詳見內文)

COP

UN連線: 邦交國…

「氣候變遷要求國際合作,沒有人應當被落在後面,包括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民。索羅門群島完全支持台灣有意義地參與UNFCCC事務進程,並呼籲其他國家一道支持。」

——所羅門群島環境氣候災害管理與氣象部長

 

「台灣不應該被排除在(氣候變遷全球治理)外。」

——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外交與航空部長

 

於台灣時間2016年11月16日晚間七點到十點的高級別會議(High Level Segment,5th Meeting of the COP and 5th Meeting of the CMP, 3rd Meeting of the CMA),我國友邦有這樣的發言。

依據環保署溫室氣體排放統計資料,對照國際能源總署IEA/OECD於2016年出版之能源使用二氧化碳(CO2)排放量統計資料顯示,台灣2014年能源使用CO2排放總量為249.66百萬公噸,占全球排放總量的0.77%,全球排名第21位;每人平均排放量為10.68公噸,全球排名第19位(亞洲排名第11位),排名在前者多為中東產油國家。

台灣政府應積極擬定與落實氣候變遷政策與執行措施,國際社會也應將台灣納入氣候變遷全治理的一份子。

COP

【COP22大會戰…

▲把握2018年的今天

各國提出的行動目標建立在不斷進步的基礎上,建立從2023年開始每5年對各國行動的效果進行全球盤點的約束機制。(盤點機制約束著各國的自主目標,定期評估將有助促進各國提升減排目標)。目前各國的自主決定貢獻(INDC)距協定的目標仍有差距,將在2018年建立一個對話機制,盤點減排進展與長期目標的差距。

經合組織(ECO)希望這次大會採取有力、包容且透明的方式達到《巴黎協定》的目標。但是,一些國家似乎沒有必要訂定締約方會議,更不用說2018年的對話機制。締約方應當認清具體方案(例如參考IPCC1.5度C的報告)以及尋求更多機會促進多方合作,若要等到2023年的約束機制會失去很多原先可能的籌碼。ECO鼓勵締約方運用各種資源,或是賦予現任或下任主席協調約束機制的義務,並在COP23大會回報。

 

▲每日化石獎得主——澳洲、紐西蘭、奧地利

每日化石獎是由CAN (Climate Action Network)分析各國談判代表的立場、意見和國家政策,決定出最沒野心、最擺爛、最化石(Most Fossilized)的國家。

昨日化石獎得主:澳洲、奧地利、紐西蘭。

澳洲昨天向美國抱怨美國慈善機構正在澳洲某社區努力阻止開採Adani Carmichael礦山。於上週五批准了《巴黎協定》的他們,在這裡游說開採煤炭真的是一件很醜陋的事。

接著是奧地利,處於分擔歐盟氣候協定中的一份子,奧地利卻竭盡全力爭取LULUCF機制(土地利用變化與林業)的彈性,也沒有規劃2020年後的財務機制。

另外,紐西蘭雖然參與了「高完整性」國際碳市場的討論,卻因為支持可疑的碳預算而獲獎。在過去紐西蘭就曾經不斷的想要發展「狡猾的碳預算」,以躲避履行《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規定的義務,手段是如此的糟糕。

 

▲資本重塑!世界銀行發起氣候創新網絡

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摩洛哥COP22中發起一項氣候商業創新網絡(Climate Business Innovation Network)。這將協助氣候變遷商業科技,讓企業更容易接收到與實踐「自主決定貢獻」承諾相關的知識與觀念。

透過結合小型企業和技術資源,將建構在地轉型,包含潔淨能源及其他聰明的解決方案。此外,公眾和私部門的結合也能創造更多樣的服務、市場結合及投資,讓潔淨的商業技術逐漸成長。

 

▲美國務卿發表感性演說,籲川普放下意識形態

在李奧納多紀錄片《洪水來臨前》中出現的美國國務卿John Kerry,於昨日在COP22會場呼籲新任總統川普拋棄意識形態,正視氣候變遷的事實。

「那些在世界上各領域握有權力的人,包含我在內,在此時此刻面臨通往未來道路的抉擇。我要代表世界上幾十億人問你(川普):在做出無法挽回的選擇之前,你是否能克盡職責?」Kerry在演說中這樣問。他說:「氣候變遷不該是一個黨派問題,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基於自己的意識形態,做出影響數十億人決定。也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無視美國公民的主體性,去質疑氣候變遷的事實和想要實現《巴黎協定》的想法。」

John Kerry過去22年沒有錯過任何一次氣候變遷高峰會,他將卸下長年以來擔任氣候變遷合作領導人身分,因為接下的美國領導者(川普)對聯合國解決氣候變遷的方法充滿敵意。但Kerry同時也保證他會再回來的,但是是以「一個美國公民」的身分。

 

▲「我們幾乎被掩埋了!」蘇丹村落

七十歲的Hamud El-Nour Hamdallah回想著蘇丹的River Nile省還覆滿茂密叢林的時候。「而現在每天早上我們都得將自己從昨夜覆蓋的沙中挖出,挺嚇人的。」

研究顯示,自從1930年代沙漠和半沙漠的邊界已經移動了50-200公里。許多如Goz El Halg的小村落-過去仰賴當地森林木料的造船業,都因林地被沙丘吞噬而沒落。Hamdallah已經因沙漠化而歷經了三次的遷村。上一個村落已經被沙丘掩埋的幾乎消失了。

「我不喜歡這些老城鎮發生的事」14歲正在就讀當地小學的Ruwaya Ferra說。

儘管學校老師不斷強調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也帶著孩子們種植樹木。蘇丹所遭遇的不只是為採煤、砍伐森林和工業用地管理失當而導致的土壤退化,人們已開始感受到自80年代開始的全球暖化影響-超過攝氏50度的高溫,不論寒暑都令人難以忍受;不穩定的降雨降水、旱災摧毀作物,也讓耕地變的不適耕作。國內數十年的衝突、國際上對現任Omar al-Bashir政府的制裁,與2011年因南蘇丹獨立而失去的油田和森林,都加劇了氣候變遷對蘇丹的影響。

「這些問題都是因為大量排放溫室氣體所造成,但我們卻是第一個被影響的族群,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基礎建設。」Ismail El Gizouli說道。他是蘇丹的氣候變遷談判員,也是IPCC的成員之一。

目前非洲在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資金中,只使用了約5%,所遭受的災難卻是遠遠超出相應比例。

「這便是為何人們都在攻擊富有的國家。他們的生活奢華-卻不顧我們的死活。」Gizouli說到。他正在推動富有國家發起更多專案。

但要阻止熱浪、沙暴雨洪水對家園的侵襲,和對耕地重新施肥,需要鉅額的投資。在Goz El Halg,Hamdallah與其他長者們從五年前開始每天灌溉著公里長的綠帶,用著太陽能所打出的井水以減少對降雨的依賴。比起許多人因此遷入早已擁擠不堪的城市地區,Hamdallah相信留在當地的人們將活得更好。

 

▲獲「改變動能獎」,摩洛哥女性創新

一個摩洛哥女性NGO—Dar Si Hmad,發明並安裝了世界上最大型的集霧裝置,概念由傳統收集玫瑰水的智慧而來,是一非常新穎的水資源解決方案。這項計畫提供了摩洛哥五個小鎮,400人以上的飲用水。

「改變動能獎」(Momentum for Change)由聯合國氣候變遷秘書單位發起,用來表揚最具創新和實踐性的氣候變遷解決方案。13個得獎者皆符合三項「改變動能獎」精神:女性參與、資金投資、ITC解決方案。

COP

UN連線: 台灣青…

 

台灣時間11/15凌晨兩點,是聯合國氣候峰會「附屬履行機構」(SBI)的閉幕式。

TWYCC代表團員—簡世儒,代表青年非政府組織(YOUNGO)的氣候培力行動工作小組(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 ACE Working Group)發言,要求大會正視「氣候教育」未被納入各國計畫之中的事實,並提出青年參與機制,及強調「下而上」(bottom up)互動的重要性。

最後,TWYCC代表再次呼籲大會切勿拖延,必須要在接下來一週的會議中提高野心。影片中是TWYCC團員代表YOUNGO在SBI閉幕式上所發表的演講:

[演講內容全文]

親愛的主席和代表們好,

我的名字是簡世儒,很感謝有這次機會代表YOUNGO發言。

回顧過去一週,雖然會議過程中已經產生了許多程序上的結論,但實質性的決定並不多。若是無法讓所有人立即行動的話,要如何把全球升溫限制在1.5°C之內?我們需要在2020年之前行動,同時提出清楚而全面的藍圖。並且,我們青年非政府組織相信「氣候培力」(ACE)是行動的基礎。

今天是大會的「教育日」,我們看到許多強調「氣候培力」的活動,以及聯合國秘書處針對ACE發布的一份教育指南。不幸的是,大多數國家提出的自主減排目標(NDC)仍然沒有將「氣候培力行動」列入優先考量,我們分析後的結果,發現目前197個締約國,只有23個國家將「氣候培力」和「青年」納入自主減排目標中。

我們要求各國都針對氣候培力設置一個「國家對口」(national focal point for ACE),並將「氣候培力」納入他們實踐巴黎協定的計畫之中。我們要求透過「官方青年代表計畫」,提升各國青年在代表團中的參與度。

面對氣候變遷,青年是受影響最大的族群,這也讓「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Inteq)成為實踐「氣候正義」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必須得到更多的決策管道和能力建構,才有機會促成轉型動能。青年已經注意到「由下而上」互動模式的必要性,才能讓整體機制對最弱勢的群體有益。

作為青年世代,我們經不起一再地拖延。坐在這間會議室裡的我們和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知道,落實巴黎協定是我們現今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未來,也將由我們告訴下一世代我們有沒有做到。

因此,我們需要大幅地提高接下來一週在任何一場討論中的野心。

 

[YOUNGO INTERVENTION ON SBI CLOSING PLEANARY]

Dear Chair and distinguished delegates,

My name is Chien Shih-ju.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on behalf of YOUNGO. Looking back at the past week, there have been many procedural conclusions, however not as many substantive decisions have been made.

How can we limit warming to 1.5 degrees Celsius without immediate action from all factions of society? We need pre-2020 action, with a clear and comprehensive roadmap. We, YOUNGO, believe the items of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 — ACE — are the foundation for implementation. Today is Education Day at COP22. We have seen many events highlighting ACE and a set of guidelines announced by the Secretariat.

Unfortunately, most countries still fail to prioritize ACE in their NDCs. We conducted an analysis and found that only 23 out of 197 parties mention both ACE and Youth in their NDCs. We ask for all countries to identify a national focal point for ACE and integrate ACE into their plans towards achieving the aims of the Paris Agreement.

We ask for youth participation in the delegations, through programs such as Youth Delegates Programs. Youth will be the most affected by climate change, making 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integral to fostering climate justice and therefore we should be provided access and capacity to enable the transition. Youth have noted that, a bottom-up interaction is essential if we want to make sure that all the mechanism implemented is beneficial for the most vulnerables.

As young people, we cannot afford to wait. All of us in this room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should know, tha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aris Agreement is our challenge and that we are the ones who have to tell coming generations if we made it or not. We need to raise ambitions in the following meetings.

COP

【COP22大會戰…

▲川普,你想清楚了嗎?

謠傳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可能迅速帶領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甚至退出《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就算撤出肯定是一項巨大挑戰,ECO提醒讀者,巴黎協定的強大威力之一,是能承受這種獨立、短期的政治轉變,儘管對手是世界第二大的排放國。

沒有國家跟隨美國的腳步。相反的,許多國家和組織,包含中國、歐盟、沙烏地阿拉伯、很多最低度開發國家等,再次承諾他們要持續按照《巴黎協定》,採取積極的氣候行動。

如果川普政府真的要讓出在這樣重大國際影響力的議題的領導權,其他國家(像是中國)早就準備好要取而代之。

另一方面,退出《巴黎協定》將對美國的國際地位和誠信造成損害。當年布希政府退出《京都議定書》就發現,放棄和其他國家共同解決氣候危機,會大大削減達成其他外交事務的能力。ECO希望在傷害發生前,即將上任的政府可以趕快學到這個教訓。

 

▲令人振奮!英國批准《巴黎協定》

英國政府很可能在這周正式加入聯合國的重量級氣候協定。

根據英國法律,國際協定要經歷為期21天的”反對期程(negative procedure)”,讓立法者提出質疑或反對。
而本周將期滿21天,若尚未有任何議員反對提案,英國政府將在周三或周四宣布加入此協定。

根據消息來源,此聲明將由正在摩洛哥參與大會的英國氣候部長Nick Hurd發布。但早在2008年通過氣候變遷法案(Climate Change Act)時,就已規定英國政府要2028-2032年間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至1990年的57%。Climate Home曾嘗試邀請多位COP22的英國代表對此發表評論,但至截稿前未獲得回應。

包含上週加入的澳洲、義大利和日本等國,197個參與國中,已有110個國家批准此協定。而剛剛當選的新任美國總統川普曾聲明將在一月就任時退出協定成員,使協定規範將無法包含美國,這個全球排碳量第二大的國家。

 

▲「能力建構」決議通過,實踐承諾的成功關鍵

鑒於《巴黎協定》對於發展中國家的期望增加,「能力建構」的實施將是締約國實現承諾的成功關鍵。這對於能力最弱和對氣候變遷最脆弱的締約方尤其關鍵。

在能力建構相關事項上的合作也許是加速執行《巴黎協定》最有希望的途徑之一。合作可以使締約方能夠發展集體野心,對參與國都是有重要的好處。

昨天通過的決策呼籲巴黎委員會考慮到跨領域問題,例如性別平等,人權和對原住民族的知識。ECO非常支持這項重要任務,因為這將使委員會能夠以符合現有人權義務和相關國際規則(如永續發展目標)的方式支持締約國實施氣候行動。

ECO希望這項協議能夠考慮到氣候行動中的跨領域問題,並更廣泛地反映在APA的談判中。例如,未來國家決定貢獻(NDC)或是相關國際規範都能夠採用這樣的思維。包括人權,原住民權利,性別平等,糧食安全等問題。締約國不應迴避人權的普遍實踐是實現《巴黎協定》的關鍵。現在我們確定,巴黎委員會將一直支持他們。

 

▲加拿大,說話要算話 !

去年看到加拿大參與敲定《巴黎協議》令人激動!目前為止,加拿大COP22代表團的努力非常有建設性,目標在2018年前完成必要的部分。

ECO非常高興看到如此進展,但加拿大氣候政策和能源建設間的矛盾,卻大大潑了我們冷水。加拿大近期通過一項具爭議性的液化天然氣計畫,傳言他們還在籌備其他污染計畫。

地球學院的所長Jeffrey D. Sachs警告,像加拿大這樣的國家,一邊夢想為自己的經濟去碳化,一邊又從開發石油和天然氣獲利,令人無法接受。雖然碳封存是計畫中的一部份,但還必須確定碳補償不會搞鬼。

與其只是平衡排放量,ECO呼籲加拿大言行一致。沒有道理有一個又酷又迷人的總理,卻沒辦法在真的要做的時候兌現承諾。

 

▲令人沮喪…菲律賓能源部長擋下巴黎協議

菲律賓能源部長說,菲律賓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規劃低碳未來,他認為發展中國家不能被迫減少碳排放。該國能源部門已經放下減少碳排放的腳步,並堅持拒絕《巴黎協定》。

總統杜特蒂表示願意支持聯合國這項旗艦性氣候協議,但政府消息人士告訴氣候之家,能源部秘書Alfonso Cusi已經阻止了這一舉動。

根據11月14日的一封信中,Cusi表示他不能支持可能妨礙國家能源安全的行動,他認為發展中國家不應被迫減少其排放,因為他們的需求不同,他們需要用到大量能源以加速經濟增長。他還提到,先進國家對他們的支持,不能副隨在任何協議底下。

杜特蒂早在3月的總統競選活動中說,菲律賓應該繼續建造更多的燃煤電廠,還認為,呼籲開發中國家減碳的聯合國是「偽君子」。該國目前有29個燃煤發電廠正在建設中,預計在2020年將運行。

在1月7日內閣大多數投票批准該公約後,杜特蒂改變了想法, 但是,杜特蒂尚未正式上書給參議院批准。菲律賓憲法規定,任何像是《巴黎協定》的國際條約,必須有參議院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

 

▲自己新聞自己報!TWYCC代表籲建立青年參與機制

臺灣時間11月15日凌晨兩點,是聯合國氣候峰會中「附屬履行機構」(SBI)的閉幕式。

TWYCC代表團員—簡世儒,代表青年非政府組織(YOUNGO)的氣候培力行動工作小組(ACE)發言,要求大會正視「氣候教育」未被納入各國計畫之中的事實,並提出青年參與機制,及強調「下而上」(bottom up)互動的重要性。

「作為青年世代,我們經不起一再地拖延。坐在這間會議室裡的我們和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知道,落實巴黎協定是我們現今面臨的最大的挑戰,在未來,也將由我們告訴下一世代我們有沒有做到。」簡世儒說。
最後,她再次呼籲大會切勿拖延,必須要在接下來一週的會議中提高野心。

COP

UN連線: COP…

 

今天我們從會場移到街頭,直接觀察由各倡議團體和利害關係人團體(constituency)共同發起的遊行活動。每個團體都有自己代表的立場,穿著各具特色的服飾,也準備了許多看板和道具。希望藉由這樣的發聲,能喚起更多人關注氣候變遷的意識。

在隊伍之中,我們可以看到主辦單位350.org帶領群眾,按著預定的計劃從馬拉克什的運動場出發,開始三公里的遊行活動。這些群眾雖然來自不同的團體,但還是有一些共同的口號,像是” We are unstopable,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我們不會放棄,讓新世界成為可能) 又或是”keep Fossil Fuels in the ground”(讓化石燃料永遠埋在地下)。大家整齊劃一的聲音,的確可以感受到眾人凝聚向心力的震撼與能量。

但比較可惜的是,相較去年巴黎的遊行,今年在摩洛哥的遊行規模縮小許多。在第一線採訪的記者也相對零星。我們希望在巴黎協定簽署之後,民眾能持續追蹤各國政府執行進度,並從自身出發關心氣候議題。

COP

【COP22大會戰…

▲太平洋群島獲2000萬調適資金!

於摩洛哥舉行的歐盟氣候大會談判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大家都在引領期盼著調適基金如何壯大巴黎協議。調適基金是為了因應氣候變遷的計畫和方案融資,該基金建立於京都議定書的基礎上,以幫助全世界發展因應氣候變遷的策略。

「為了太平洋,我們想要看見調適基金能夠順利的從京都議定書過渡到巴黎協議。巴黎協議的前導就非常清楚的陳述了,調適基金必須協助建立起適應能力,幫助公約方去適應氣候帶來的衝擊,這兩項都是巴黎協議的要點。」帛琉群島的Joe Aitaro說。Aitaro先生和其他太平洋的同事們在聯合國氣候公約綱要締約國大會的第二十二次會議上,都在追著氣候融資的議題。調適基金是由政府還有私人贊助,也有由京都議定書所制定的「核證自願減排量」中百分之二的收入會納入調適基金。但自從2011年起碳交易市場的下跌,面臨長期金融永續上的挑戰,現在則多依賴政府的自願貢獻。

關於氣候基金的市場現狀報告,核證自願減排量的銷售額已經到達2億美金的適應基金的存底。「核證自願減排量」起源於清潔發展機制,在2008到2012年間,京都議定書已經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承諾,現在等待第二階段2013~ 2020承諾的兌現。第二階段的承諾也就是杜哈修正,在11月9日,73方公約國已經交出他們的接受書,其中一方是8/14的太平洋島國代表。共有144個公約方被要求去落實它,沒有它,就沒有合法的約束力去管理2%核證減排量的收入貢獻。

「我們都在談論對基金的需要,但我實在認為我們需要的是批准杜哈修正,因為這是給我們的一條能夠得到更多金援的途徑。如果有更多的太平洋島國批准它,我們將更有信心去周旋,而不是當我們在要求公約方做出承諾時,自己卻無能為力。」Aitaro先生說。「我們將很驕傲的站出來的說,我們已經批准了杜哈修正,當巴黎協議完成了,我們確實需要調適基金去轉換過渡到巴黎協議,調適基金將會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太平洋島國裡,從調適基金中拿出超過2000萬美金給庫克群島、巴布亞紐幾內亞、 美屬薩摩亞、所羅門群島以加強對抗氣候變遷的適應力,食物安全,農業,加強海岸線的社區居民的適應力,以及那些被洪水影響的人們。太平洋島國已經接受京都議定書,幫助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基里巴斯共和國、瑙魯,帕勞,馬紹爾群島共和國,薩摩亞,所羅門群島和圖瓦盧,接受今年十二月由瓦努阿圖制定的計畫。

 

▲又一個最熱年!2016紀錄歷史新高溫

上一個最高溫紀錄再度被打破,2016年將世紀最熱年的門檻又上修了0.2ºC,這也是這項紀錄連續第三年被打破。英國氣象辦公室專員Peter Stott說:「2017年還是會比過去20年都熱,因為人為的暖化影響依然會延續。」

就像過去幾年,北半球近北極的地區急劇變暖,如俄羅斯某些地方年均溫提高了6-7ºC,阿拉斯加及加拿大則上升3ºC或更多。自2014年,海洋中過多的熱能也導致海平面上升了1.5公分,遠超過去20年的平均速率(每年0.3-0.35公分)。

「因為氣候變遷,極端氣候的發生率和災害程度都提高了,『世紀熱浪』、『世紀大洪水』越來越頻繁,海平面上升也提升了熱帶氣旋海潮的強度。」世界氣象組織(WMO)執行秘書 Petteri Taalas說。

別忘了,摧毀海地的馬修颶風不過是一個月前的新聞而已。

 

▲摩洛哥公主為COP22海洋行動日開幕

在COP22上,摩洛哥公主Lalla Hasnaa為COP22海洋行動日開幕,並且發表演講,他表示摩洛哥將發起一項名為「藍帶」的計劃,旨在增加沿海人口抵禦氣候變遷的能力以及促進永續漁業的發展, 穆罕默德六世環境保護基金會將會加入藍帶計畫。該基金會自創立15年以來在提高對海洋重要性的認知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對於保護沿海地區十分有貢獻。

基於摩洛哥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的三個濕地永續發展的經驗,該基金會將參與創建海洋保護區。 摩洛哥一直非常重是海洋問題,國王穆罕默德六世把環境保護視為公共政策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進而規劃國家區域和國際承諾。

在COP22的海洋行動日,來自世界各地的政治領導人,國際機構,非政府組織,專家和企業代表,向大家展示了世界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對海洋的影響。

 

▲別再川普了!氣候談判遠比一個人重要

只剩下一個禮拜了,讓我們停止談論川普吧。

聯合國和摩洛哥政府總結出了一個訊息:氣候談判進程遠比一個人甚至一個國家還重要!

「巴黎協定是由190多個國家簽訂、100多個國家在國會批准的,這代表著舉足輕重的誠信度,也代表世界有這樣的熱誠推動改變。」聯合國氣候變遷主席Patricia Espinosa說。

馬紹爾群島首席氣候顧問Kaveh Guilanpour說:「(在川普當選之後)我認為需要放出一個正向的訊息:『我們會繼續為巴黎協定做出承諾』,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正在COP22做這些事。」

川普打算做甚麼,一切都還可以靜觀其變;但今年的氣候變遷大會只剩最後下一周的時間可以決定巴黎協定的後續作為。

 

▲CAN內部觀點:把化石燃料留在地下才真有guts!

《巴黎協定》後,全球減碳目標需要限制在升溫1.5°C之內,而締約國必須清楚該如何向這項目標邁進。
以科學的角度來說,要實現《巴黎協定》承諾唯一的方法就是停止化石燃料的發展,把化石燃料留在地下才真有guts!

各國社區正在停止化石燃料的發展,要求國家停止興建化石燃料的基本建設。在美國,北美印第安人蘇族站在岩石中捍衛著自己的主權,努力阻止在他們的聖地建立一個38億的管子。這條管子將威脅到他們的供水,並促進從巴肯葉岩出口骯髒的壓裂原油。在菲律賓,APMDD與其他集團一起發起了反對煤礦和其他骯髒化石燃料開採的全國運動。打擊化石燃料發展運動是一股強大的全球性運動。

人民的力量不可被忽視,我們現在應該把目光放在強化2020年氣候政策野心的時候,應該開始停止化石燃料生產、興建基礎設施和相關投資了。

 

▲聯合國氣候最後希望!?盼阿根廷帶起風向

我們常說「今日事今日畢」,這是為了避免搞砸事情;在氣候變遷上也是如此,畢竟一旦搞砸可是會毀掉一切的啊!

巴黎協定已經清楚表明,現在各國的計畫加在一起也無法保證全球升溫不會超過2ºC(更別說1.5ºC),所以才要各國回頭檢視、提高野心,唯有如此才有希望達成協定中的目標。

目前還看不到任何國家有這個熱忱,除了一個國家……阿根廷!阿根廷是第一個聲明會在巴黎協定之後檢視自身計畫的國家,而它也確實做到了!

希望阿根廷能激勵其他國家一同站出來,這也是唯一一個達成2018年後續對話的途徑。

COP

COP for A…

這屆COP號稱是「COP for action」,特別強調「行動」,但從目前第一週的進度看起來,各代表並沒有具體的承諾,態度也不夠積極。

因此YOUNGO (UNFCCC下的青年NGO團體) 才召開這次的記者會,由各個工作小組派出一個人,闡述該小組對於第一週COP的進度和面臨的問題所持的看法,並呼籲各談判代表在COP的第二週應該要有更實際的作為。

影片中是TWYCC代表團成員代表調適工作小組 (adaptation working group) 所發表的談話。

 

TWYCC COP22團長代表調適工作小組發言(摘錄):

「調適」意味著對基礎設施、計劃進行投資,以使我們有能力降低氣候變遷的影響。

若要增強調適能力和韌性,各國應採取一些步驟來改善其政策架構的一致性和各部門之間的協調,以集結出一個整體的方案,包括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之間的明確連結和協同效應。

作為青年,我們呼籲加強調適能力的建構,並在一個可參與的方式下,處理調適行動及支持項目的強度和效率。

已發展國家必須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足夠的資金和技術支持,以幫助執行其國家調適行動方案(National Adaptation Programmes of Action, NAPA)和(或)國家決定貢獻(National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s)或國家調適計劃中定義的最優先事項,以盡速減少調適差距。

巴黎協議工作小組(Ad-hoc Working Group on the Paris Agreement, APA)應該發展一個流暢的溝通程序,協助發展中國家有效率地管理他們的調適計畫、解決監測上的困難、以及回報需求。

ADAPTATION SPEECH (Brief):

Adaptation means investing in basic infrastructure and programs to protect us against the effect of climate change.

Countries should undertake steps to improve the coherence of their policy frameworks, as well as coordination across sectors to foster an integrated approach to adaptation and climate resilience, including explicit linkages and synergies with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

As Young people we call for enhancing capacity building for adaptation and addressing the adequacy and effectiveness of action and support in an inclusive and participatory manner.

Developed countries must provide sufficient funding and technical support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to support the implementation of remaining National Adaptation Programmes of Action (NAPA) projects and/or other immediate priorities as identified in NDCs, or NAPs, to reduce the adaptation gap urgently.

the Ad-hoc Working Group on the Paris Agreement (APA) should develop guidance for a streamlined communication process to assist developing countries in effectively and efficiently managing their adaptation planning, addressing monitoring challenges, as well as meeting reporting requirements.

COP

海洋與氣候的策略行…

 

在COP21的海洋日,46個組織與多個國家共同倡議,各國政府應強化氣候變遷政策與海洋政策之間的連結。而再COP22由印尼政府主辦的週邊會議,亦以「建構群島與小島發展中國家的氣候變遷調適韌性」為題,發佈2016-2021海洋與氣候的策略行動路徑圖!

 

路徑圖中提出了六大策略行動:

一、加強海洋議題在氣候變遷政策的角色

二、發展「藍碳策略」,包括減少船隻的碳排放量、發展以海洋為基礎的再生能源、研發海洋相關的碳捕捉與封存機制

三、整合沿岸與海洋管理政策,以落實生態系統的調適策略

四、妥善規劃氣候難民與移民的遷移與安置

五、準備充足資金,並投入於海洋減緩、調適與遷移政策

六、積極發展提早預警系統、減災系統、資料庫建立等能力建構

各國與諸多研究機構,已經密切投入在海洋與氣候變遷研究

圖片來源:https://goo.gl/eWQotE

 

 

COP

【COP22大會戰…

▲CAN內部觀點:評德釋出2050年行動計畫

德國是第一個釋出長期低排放發展策略的國家,其中也提到要如何將經濟脫離碳排放。值得注意的是,此計畫包含了2030年的過渡期目標,並細分成能源、工業、交通、建築、農業五個獨立部門運行,帶給市民、公司及投資者一個清楚明確的藍圖。

德國也認定其在國際中的責任,將這份明確提及國際氣候資金和支持發展中國家達成貢獻(NDCs)的計劃,放入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內容當中。不過,ECO認為或許仍有一些地方需要加強:

1)德國預計在2050年達到減排80~95%,這對於達成1.5°C目標來說仍然是不夠的。

2)這項計畫唯有德國全面革除煤炭才能達成,但政府還沒有勇氣這麼說,造成在工作及社區轉型上的不確定性。

3)請民間代表建立委員會,為煤炭生產的地區創造新的工作機會。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另外,拖到2018年才舉行第一次會議實在太晚了,在今年聖誕節就可以邀請民間代表及科學家來吃早午餐了吧?

4)ECO絕對同意歐盟的碳交易架構需要被改革,如此才能成為有效的政策工具。倒不如將歐盟碳交易系統的底價一起寫入計畫當中吧?

▲中國釋出詳細減排計畫!歐盟著重減緩

為了實現巴黎協議中的承諾,中國釋出了詳細的減排計畫,這也確保中國的排放峰值會落在2030年以前。依照中國國務院的聲明,這項計畫能在2015-2020年期間減去每單位GDP中18%的二氧化碳。為了達成這項目標,計畫中包含工業、建築、大眾運輸部門的節能,以及增加核能、風能、太陽能、水力、地熱、生質能源的使用。其他措施則有推廣低碳農業、造林(2020年前達到森林覆蓋率23.04%)以及低碳生活。再以八個工業部門建構的碳交易系統輔助上述措施。

至於歐盟,在連續四年達成「絕對減排」後,將面臨的挑戰是後座力。依據一份歐洲環境署(EEA)的報告,在2015年歐盟碳排成長了0.7%,而前一年則是降低4%。即便如此,該報告仍認為歐盟正走在達成目標的路上(在2020年前達到比1990年碳排減少20%);但當考慮到2030年減少40%的目標時,該報告的預測是可能只會減少26-29%,不過仍可以利用一些手段幫助減排,例如訂定年度減排目標、綜合土地使用及森林規劃、針對運輸部門的行動計畫等等。

 

▲CAN內部觀點:籌措1000億美元的下一步

終於,COP議程10a下的長期資金討論終於開始了。昨天,幾乎每個已開發國家都在慶祝他們的每年1000億美元承諾金的策略。他們預測公眾調適資金可能在2020翻倍,已開發國家看著這些預測時,甚至認為他們可以與這個議題脫鉤。然而,仔細想想,還有一些事情可能需要COP的行動。

讓我們從一個關鍵的事實開始。到2020年將適應融資增加一倍意味著1000億美元中只有五分之一的資金屬於調適。雖然增加了,但減緩和適應之間仍然存在嚴重不平衡,締約方希望透過COP22的長期融資決定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可以催促已開發國家將調適資金增加到遠超過預測值的程度。在ECO的觀點,公平的開始應該是四倍而不是僅是翻倍。畢竟,在不久的將來,調試需求將急速上升,特別是各國的排放目標(NDCs)缺乏野心。

ECO很高興聽到孟加拉國質疑把市場利率貸款作為氣候資金。依據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4.3條,商業貸款對氣候行動的「增量成本」不構成協助(這也是為什麼贈款和優惠貸款贈款等價物算是協助)。在邏輯上,優惠貸款的贈款等價物,對於實踐已發展國家在巴黎協定第9條承諾的義務而言是更好的方式。
另外,我們注意到並不是所有已開發國家都打算做出2020年前增加氣候資金的聲明。在某些情況下,2020年的聲明也不見得會提高它們在氣候資金上協助的程度。ECO猜測已開發國家下一次開會時可能會想要澄清,也會需要一個COP決議來催促他們這樣做。

▲歐盟怎麼了?每日化石獎得主是你?

今天的每日化石獎得主是……歐盟…(或生質燃料兜售聯盟)。

歐盟具有理想的經濟和科技影響力去達成100%再生能源。但很不幸地,歐盟選擇在農業上大推生質燃料,他們明明知道生質燃料不是氣候變遷的解決之道,也已經提出了減排承諾。
擴大生質燃料的使用會造成非法土地收購,特別是對一些小農或家庭農民,另外也會造成食物價格上漲—這會對氣候變遷中的弱勢造成衝擊。

歐盟,請將眼光放遠,做出能促成真正改變的承諾好嗎?

 

▲COP22全球健康日,WHO強調氣候變遷相關疾病!

今天是Cop22的全球健康行動日。作為主題之一,世界衛生組織(WHO)舉辦了一場活動。當中健康研究人員、醫生和科學家協助人們應對氣候變遷所導致的健康風險。例如,在印度婦女穿著的手鐲中嵌入一氧化碳檢測器,或是協助太平洋島嶼國家改變飲食文化來預防糖尿病。

WHO公共衛生、環境與健康社會問題部門Dr. Maria Neira說:「由於空氣、水和土壤的污染問題,每年大約有1260萬人死亡。」她說,「科學和數據室不夠的…我們必須行動」。

WHO科學家Dr. Diarmid Campbell-Lendrum說,該組織非常努力地在「巴黎協定」中納入健康保護。並主辦行動日,以使這些努力不至於受到「破壞」。不能讓那些環境衛生相關的決策者們,在這麼多人受到不利環境的影響時,還把氣候變遷問題邊緣化。

Cop22摩洛哥特使和氣候領袖Hakima El Haiten,也致力於實現將公共衛生議題放入氣候議程的承諾。她認為,發展氣候技術來適應氣候變遷時應該將焦點放在人命上。她問,「生命的成本是多少?」,當我們談論氣候變遷所造成的死亡時,就不能對資助討價還價。

 

▲巴黎市長力挺女性發起氣候行動!

「巴黎協議」主要是由Laurence Tubiana等婦女的不懈努力所實現的,這就是為什麼Anne Hidalgo(巴黎城市氣候領導小組C40市市長)說,「在我們的城市中實現巴黎協定婦女是不可或缺的」。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執行秘書Patricia Espinosa說道:「研究顯示,婦女在氣候變遷中是最脆弱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好的的領袖,果決的的帶領我們解決問題」。

摩洛哥氣候特使Hakima El Haite談到:「婦女是氣候變遷的第一受害者,但也是改變的傑出參與者」。她說,「如果你想發展整個世界,我們不能忽視世界的50%」。Haite一直倡導摩洛哥支持婦女參與氣候領導和氣候行動,也已經在今年早些時候,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與伊達爾戈舉行。

科邁隆的Bangangte市市長現在是非洲當地婦女網絡的負責人,他說:「非洲婦女是一切的自然管理者。我們已經準備好,並正在採取行動!使『巴黎協定』的目標成為現實。」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